1. 春秋小年夜首页
  2. 综合资讯

陪聊电话(情感专家免费咨询 在线聊天)

1、陪聊电话(情感专家免费咨询 在线聊天)

  深夜12点,我被手机的震动闹铃吵醒,爬起身套上衣服。室友们都睡着了,我蹑手蹑脚地溜出寝室,在宿舍楼门口的长椅上坐着,等待大雄的电话。

  两周前,大雄成为我的固定客户。大雄辞了职,在家二战考研,固定的学习计划和雷打不动的书桌久坐是大雄的日常。

  手机铃声响了。“大雄,今天怎么样呀,有没有感觉到知识量蹭蹭蹭地上涨呀……”我一边打趣大雄,一边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大雄感觉到了我在打哈欠,“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没关系啦,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很高兴能有这样一个稳定的客户,而且午夜订单的价格要高于白天的订单。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大雄备考的书

  大雄在大学的时候考过一次研,但初试落榜,失败之后他选择暂时放弃,直接就业。进入职场后,996的模式在他身上日复一日演绎着,有时还要忍受所谓的酒桌文化,大雄感觉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于是他递交了辞职信,踏上了二战的旅程。

  失去了学生身份的加持,二战对大雄来说更具挑战性。与宿舍和食堂相比,在外租房和一日三餐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大雄抱怨,“虽然我是拿了年终奖之后才辞职的,但每天还是要盘算着家里有多少余粮,能撑到什么时候。”

  与现实中的这些客观挑战相比,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更是难以逾越的鸿沟。看着身边的研友一个个上岸,大雄有时会怀疑和否定自己,他需要一个人陪他说话,在他消沉的时候给予鼓励。

  大雄性格内向,身边没有特别亲近的朋友,他在网上看到我的信息,便联系了我。几乎每天睡前,大雄都会给我打一通电话,和我交流一天的收获和感受。

  “我现在已经没有了一战时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无畏感,现在会考虑很多,有点害怕再次失败。”讲到这里,大雄无奈地叹了口气。

  紧接着,还没等我开口鼓励他,大雄就像是意识到自己的沮丧一样,提起精神把话锋一转:“算了,不去想结果如何了,我只需要知道,二战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今天卸载了微博,关闭了朋友圈,取关了很多公众号。从这周开始,我会采取5+2模式,五天完成计划,两天反思总结,我觉得这个学习模式比较适合我。”大雄似乎不需要和我交谈,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倾诉对象。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我听见电话里大雄长吁了一口气,“我困啦,我们明晚再聊。”

  “好的,那你赶紧休息吧,明天继续加油,晚安。”

  挂了电话,我又蹑手蹑脚回到宿舍,爬进被窝继续睡觉……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学校上课日常

  我是一个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贩卖聊天服务的女学生。我在闲鱼上挂出自己的照片,通过和陌生人聊天赚一些零花钱,根据时长和具体需求收费。

  去年,因为疫情影响,我呆在家里上了近四个月的网课,日子无聊又漫长。有一天,我看到一个好看的男生在闲鱼上卖聊天服务,我点了“我想要”,卖家很快发来价目表:基础价格半小时闲聊50元。

  出于好奇,我买了半小时。

  接起电话,话筒那端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嗨,你好。”

  我不知所措,全程回答“嗯嗯”。

  对方轻车熟路地聊起了自己。1998年生的上海男生,原本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读大学,疫情发生后他选择了回国,现在和我一样在家上网课。电话那头的男生阳光积极,打破了我之前对“网络陪聊”的刻板印象。

  不需要门槛,而且可以为人排忧解难,给孤独的人一点安慰和关怀,还可以交五湖四海的朋友。于是,我把自己挂了上去。

  网络陪聊的准入门槛很低,但大部分买家都会选择高销量卖家,新人起步很难。半个月过去,我的帖子仍然无人问津。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疫情期间陪伴我的猫咪

  在我都快忘了我在闲鱼上挂了这么一个帖子的时候,林源出现了。

  “我想买一个小时,你有时间吗?”

  “好的,有时间。”

  接着就是拍下付款,发微信号,互相加好友,确认收货。

  电话接通。“你好,我买时间就是想跟人说说话。”

  我忙说:“嗯,你说,我在听。”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才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她提出的,理由有点可笑,她说和我在一起我感受不到激情,没有激情就是不爱了,她不爱我了。我很难受,我问她会不会后悔,她斩钉截铁地说不后悔……”

  林源的女朋友叫邓邓,刚恋爱的时候,两人每天都倒数着下次见面的时间。这不是林源第一次谈恋爱,但却是谈过的恋爱中最用心的一次,他是有把邓邓当成未来妻子去认真对待的。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林源的微信头像,应该是情侣头像,还来不及换

  但慢慢地,这种热情就冷下去了,是从什么开始的呢,大概是一次次的争吵让双方都厌倦了他们的关系。世界上的爱情都是这样,刚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会伪装,压一压自己的小性子,尽量满足对方的需求,时间久了,一切就都暴露出来了。

  比如林源根本没那么勤快,刚开始一起旅行的时候他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帖周到,到后来他会到了傍晚才想起来过夜的住处还没找,匆匆忙忙地搜索,弄得双方都很疲惫。

  再比如邓邓并不是爱整洁的女生,刚开始相处时她认真维护自己的形象,到后来衣物随处乱扔,一边嚷着脚酸一边把臭脚丫子直接架到林源的腿上。

  “怎么永远保持对另外一个人的激情呢?再深爱也会因为一些摩擦渐渐归于平淡,平淡之后就只有分手一种结局吗?”林源问我,但好像又不是在我,只是在问他自己。他细碎又没有逻辑地诉说着委屈和困惑,一个小时很快过去,我没有打断他。

  “现在睡觉前没有人和我视频跟我说晚安了,你能跟我说声晚安吗?”林源问。

  “晚安,好梦。”

  林源超时了半个小时,他主动发了额外的红包表示感谢。

  从那以后,我的生意慢慢好转,平均每天能接一个订单,运气好的时候能有两三个。不久复课开学,我依然没有放弃这个小生意,但是这个行业小众又隐晦,为了避免误会,我没有告诉我的同学和室友。

  我一般在图书馆、教学楼里一些人迹罕至的楼梯间里接电话,一边接电话,一边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一旦有人来就赶紧开溜。

  雅莉是3月1日拍下订单的,她说“3月10日那天是我的生日,到时候你能祝我生日快乐并且陪我聊聊天吗?”

  雅莉说,“说实话我从小到大没怎么正儿八经过过生日,我总是要照顾我的小妹妹,永远是我在祝福她。”就像是《请回答1988》里德善和她的姐姐一样,只是雅莉和她的妹妹是反过来,雅莉的妈妈觉得雅莉比妹妹年龄大,所以不需要仪式感。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请回答1988》剧照

  也许是从未拥有,所以更渴望仪式感。

  3月10日那天,我特地熬到零点然后给雅莉打电话。

  “祝你生日快乐。”我说。

  “谢谢你,往年只有支付宝、微博和QQ空间会记得我的生日。”雅莉很开心。

  “你出生在三月,在日语中三月又叫弥生,意思是草木发芽并且日渐茂盛。三月是万物新生、自由成长的月份,你也会像一株向日葵,向阳而生,灿烂快乐的。祝你生日快乐。”我说。

  雅莉、大雄、林源这样的客户并不多。大多数人想听我用“萝莉音”或“御姐音”讲段子和卖萌。

  还有一些需求很独特,需要我进行角色扮演。

  有考验男友忠诚度的女生,让我给她男友打电话。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男友很快挂断电话。下单的女生也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地给了我一个好评。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学校宿舍楼下的花

  有一天半夜,一个初中女生拍下订单,问我能不能扮演她死去的姐姐。

  她说姐姐比她大5岁,和她很亲,她人生中许多“第一次”:打游戏、喝奶茶、玩桌游、玩密逃……都是姐姐带的。她的姐姐出事之前,和朋友聚餐喝酒,谁知一个朋友竟敢醉驾,而迷迷糊糊的姐姐就坐在副驾驶座上。

  我不同意扮演死者,转而安抚、开导小姑娘。

  “姐姐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丢下我啊!”电话那头是一阵嚎啕大哭。

  在我的安抚下,小姑娘的哭声越来越小。

  我刚长吐了一口气,突然电话那头开始大笑,“我刚刚是演的,我根本没有姐姐,我骗你的,哈哈哈。”

  挂掉电话,我感到莫名其妙,有些生气,但很快我又改变心态:我收钱提供服务,管你有没有姐姐。

  在闲鱼上,我也会遇到各种无脑客户,有人让我叫爸爸,有人让我叫老公,还有油腻的一上来就叫宝贝,还让我语音表白各种油腻段子。

  遇到这种情况,我会严肃又礼貌地拒绝,“不好意思,我不聊污。”如果对方实在过分,我就会拉黑他。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但事实证明,我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我的客户老周将近五十岁,喜欢谈历史聊时事,和他聊天就像是陪家里的长辈聊天一样,虽然偶尔好为人师,但还都在可忍受范围内。

  老周的朋友圈每天都在转发一些财新网、第一财经的推文,还会分享一些温馨的家庭照片,他的太太长得温婉,小朋友也很可爱,一家人看起来非常幸福。

  有一天和老周聊天,老周突然问我:“下周四我去海南出差,要不你请两天假,我带你到海南玩?”

  我以课业忙为由拒绝了。

  此后老周隔三岔五就会邀请我跟他一起出去玩,我次次拒绝,他烦躁了起来,说:“我喜欢你,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

  我回:“我一直把你当作值得尊敬的长辈,而且你有妻子,有孩子,一家人那么有爱。”

  “朋友圈是给别人看的,家庭和睦在事业上是一个加分项,那都不一定是真实的,我喜欢的只有你。”

  老周的长辈形象在我心里土崩瓦解,我把老周拉黑了。

  
我在闲鱼上贩卖聊天服务

  学校教室

  但紧接着我又遭遇了另一场风波。我接到一个订单,对方的主页空空荡荡,资料显示这是个男性,刚刚注册。

  聊天过程中,对方突然让我发一张身体部位照片,我一时语塞,严厉拒绝。

  对方不死心,又发来几张污秽图片,同时还有一个红包,金额一百。

  我立即掐断电话,删掉他的微信。

  第二天,这人换了一个号,再次购买,电话接通后第一句话他就说,“看你的照片,你长得还行,约一次多少钱?”

  我感到恶心,立刻挂断电话。

  一条又一条的下流信息像炮弹一样弹出来,对方发来自己的银行卡余额,还有他的自拍和裸照,我赶紧把他的这个微信号又拉黑了。

  但骚扰并没有停止,没想到他弄来好几个小号,每次我的商品一上架他就迅速拍下。

  与此同时,更多短信从不同的陌生号码发到我手机上,此后的几周里,我一直不间断地收到各种无耻下流的短信。

  我终于忍无可忍,私信问他:“你到底要干嘛!”

  “你跟谁装纯?这片是大学城,你是XX大学的吧?我明天就去你们学校蹲你。”说完发了一张照片,显示出我手机所处的大致位置,我瞬间感到血液涌上头部。

  我感到了无助和被窥视的恐慌。我换掉手机号,那一阵,除了上课,我都躲在寝室不敢出门。我紧张焦虑,精神状态很不好,每夜重复一个噩梦——我跌落悬崖,被潮水吞噬,漆黑无声。

  我注销了闲鱼号,彻底退出了这个圈子。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qxny.com.cn/706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