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秋小年夜首页
  2. 综合资讯

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

1、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

我特别相信我的第六感。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不得不信。

三十六年前的农历七月二十四日,我早晨起来,六点多钟,毫无征兆地突然心焦神乱,就是大家平时说的“闹心”,就觉得我家要发生“天塌地陷”的大事,而正在读高二的我又无能为力,第六感告诉我,我的爸爸可能出大事。我从校外快速往西跑步(我家的方向),故意打消顾虑。十几分钟后,有马上往回来,上课去了。

等上午第二节课刚下课,我老家来了一个亲堂姐夫和亲堂兄(都是与我关系最要好的),他们用自行车来接我,一百里地,他们用了将近三个小时来接我。然后,他俩轮班带我,不到三个小时就赶到家了。出发前,当在他俩县里的邮局给我哥发电报时,我就知道一定是爸爸出事儿。到家之后,我看到了大红棺材停放在我家大门口,爸爸已经入殓了。对照时间,我闹心的时间,正是我爸突然“意外”的时间。

无法用科学知识解释一下,我闹心的时刻,正是爸爸遇难而亡的时刻。爸爸临终时候,儿女都不在身边。而哥哥姐姐妹妹他们都没有感受到,这个天塌的大事件。

还有,我见到我爱人第一眼,就确定这个人才是可以陪伴我一生的人,所以,我用尽所有能力追求刚刚20岁的她,而我已经26岁了。征服女孩后,又多次去女孩的家里,征服女孩的父母。我穷困潦倒,没有工作,半拉子农民,就凭一颗诚挚的心和大脑里的几滴墨水。当时我就觉得我能让妻子过上幸福生活,给我带来福气,我会一生对她好。人家以后不要彩礼三金四大件(就是要,我也没有啥),我用借来的一台自行车,去办理结婚登记,户口迁移,就把美女娶了回来,做了破茅草屋的女主人。20多年后,写作能力远远高于我的妻子把我扶掖成省里作家协会会员,我在60家报刊上发表了一千多个各类作品。我们在市里也买了新楼房,我毫不犹豫地在房本上写了妻子的名字。当初结婚时没有的,我一律补全。

再比如,妻子刚刚怀孕时,我第六感就认定妻子腹中的胎儿一定是儿子,而且孕妇胎儿一切良好,根本不用去医院检查。偶尔就找最有经验的接生婆给看看,妻子真就一次因为没有去医院检查,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就在我家炕上产子,而我家只有十元钱。我找曾经接我来人世间的亲表姑 给我儿子接生。我接过儿子时,第一次给儿子洗澡时,他才睁开眼睛,看我,看水,看妈妈……看看室内……

表姑说,我的儿子就是我的翻版,跟我出生时一模一样的。这孩子,后来走路,说话,脾气秉性,都跟我一样,也遗传了她妈妈的优点。一个月后,邻居新婚妻子也在家产子,孩子出生了,胎盘却下不来,最后,产妇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孩子在在满月之后也死掉了。这个孩子吃第一口奶水 还是我妻子的奶水。

于是,我才感到后怕。妻子要生产,家里仅有十元钱,我恐怕是极其少见的人了。好在我的第六感没有出现差错。严格地说,科学预防还是特别重要的。我们都要相信科学预防,我们工作时,都要有意外的紧急事态的科学的预防方案。

人有第六感,可别不相信。说是人的灵气也罢,人的物质波也罢,人的光波也罢,人的魂魄也罢……总之,有一个最奇妙的信息会暗示你,一个意外的事情,又在情理之中。

人人都有第六感,尤其在一个“情”字上。

(原创问答)

第六感是个神奇的东西,无法用科学解释,却真实存在。

我妹妹结婚后三个月,有一天去找我玩,告诉我说,她怀孕了。我心里忽然涌出一个强烈的感觉,脱口而出:你怀的肯定是个男孩!

妹妹笑着问我:你是B超啊?这么肯定?我就说:不信到时候看,百分之一百是个男孩!

结果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真的是个白胖的小子。

去年,这个被我言中的外甥已经长大成人,要参加高考了。这个外甥平时有点贪玩,又不听话,高二时曾经还辍学两个月,不想上了,想工作。我们好一阵劝,才算是回到学校。

这样的心态,他的学习成绩可想而知。所以大家都认为,他能考个大专,好歹有个学校上,就很不错了。

高考结束后,我们都坐在一起,讨论他能考多少分,该怎么报学校。我心里忽然又涌出一个强烈的预感,我说:你这次很可能考上二本!

当时在坐的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说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真要够二本分数线,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了。

我就说,反正我觉得能,如果真的考上二本,我要买个大鞭炮去妹妹家门口放一放。

分数出来的那天晚上,我都睡不着,等到大概两点多时,外甥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一个大大的笑脸,附带一句话:姨姨,明天你去买鞭炮吧,分数真的够二本了!

如今,我这个外甥在福建上大学,是班里的班长,经常代表班集体参加各种演讲,组织各种活动,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那是一场暴风雨过后的事,1995年前后,我们在农村,住的是土坯房,我朋友的家在村头,他是新盖的几年的新房,他家房子后墙被连续的阴雨侵蚀,墙体很多凹陷坑洞,他正在借着晴天用土泥修补后墙,我去玩,看到他忙,就和他帮忙一起干活,就干着干着,我突然感觉不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是觉得这房子要塌,我当时不敢说,就抬头盯着看房子的后墙,我朋友还忙着往墙上糊泥巴,我就看底部的墙基础,那是1米高的红砖结构,就觉得有变形,我还是憋不住,和我朋友说,别干了,我感觉不对劲,有倒塌的危险,你先离开那地方,过来和我瞅瞅。

他就过来了,和我站在一起,看了一眼,说不行,赶紧回屋里搬东西,先把要紧的撤出来扔门前地上,于是我俩就快速地回屋搬东西,我们搬了不到一半,后墙就倒了,房梁掉了下来,3间屋倒塌了2间半,一些重大的家具物件都砸里面了,好在我们把值钱的东西都搬了出来。

当时他老婆也在场,一看房子塌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幸好是白天的下午,没有伤着人,如果发生在夜里,后果不堪设想。问题是暴风雨是2天前下的,倒塌却是2天后的大晴天,当时他的家庭条件也就盖得起这3间房子(还有借债),房塌如天塌,瞬间返贫。

当晚在院子里搭了个塑料棚,过了一夜,第二天就借住别人家的房子了,直到8年后又盖了新房。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第六感,但的的确确就是一念之间的闪现,从感觉到发生不过20分钟的时间。

后来分析是他家的红砖基础墙和上面的土坯墙,衔接处的防潮层出了问题,他用的是石粉水泥板,水泥太差或用量少,水泥板顺着墙体断开了,土坯被雨水浇湿失去结构力,然后下沉,砖基础墙力层和外层撑开,失去支撑,倒了后墙,房梁和檩条把四周撑开的。

可怕的是他家是新盖的2-3年的新房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倒塌的那么彻底那么惨,根本就没法维修再用,两口子十几年的积蓄瞬间灰飞烟灭。

我一四年初突然耳鸣,多方用药都无济于事。最后耳聋。任何人和我讲话都听不清楚,老伴和我讲话就听得清楚。
一七年87岁的父亲跌一跤,一个月后便卧床不起。看样子老父不久人世,便告知远在深圳的儿子。第二天儿子带着一家人回来看望卧床的爷爷。一个星期后,儿子对我讲:他明天回深圳打理生意,如果爷爷有什么事再告诉他。听后,我心里感到一阵不安,便劝他再呆一天。……第二天晚上轮到我侍候父亲。晚上10点钟睡之前,给父亲喂了水。睡梦中,我被哗啦的木板暴咧声震醒。父母住的是砖混结构楼房,他们住在一楼,不存在木板暴咧声。我睡在客厅,震醒后我翻身下床直奔父亲睡的卧室,开灯见父亲安详闭目,已经没呼吸了,我便用手指去号父亲手腕的动脉,湿漉漉手腕动脉已经停止跳动,接着去号父亲颈动脉,此时手指感觉父亲颈动脉在微弱的跳动着。手指不敢松开,我的心非常静,大气不敢出。父亲颈动脉微弱跳动在我手指下慢慢的停止下来,大概两分钟的样子,父亲就这样在我眼前离世而去。……
事后,把我亲历的事,和姑姑讲。姑姑反问我:你是党员,不信迷信,这下你信了吧。我不信鬼神,也不封建迷信。我至今认为这是人的第六感觉在起作用!

我看见老公背上一个被挤了的痘痘,预感到一定不对劲,一系列操作后,扒出绿茶,结束了自己七年的婚姻。这可怕的第六感,有时候准到让人生厌又无奈:

我和老公是丁克,结婚时就约定好了不要孩子,婚后虽然婆婆因为这事没少找茬,都是这个男人顶在父母和我之间抗衡,对我疼爱依旧。

结婚后为了避嫌,他从我爸公司出来单干,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有20多名员工,依靠着我们公司的一些订单和客户存活着,日子过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最关键的是,在所有人看来,他是那样上进,年纪轻轻就当老板。

对我百依百顺,日常两点一线,踏实而上进,多让人有安全感的男人啊。我以为我们可以就这样相偕到老。

那天晚上,他跑完步回家就把T恤脱了,准备去洗澡。我一眼瞥到了他背上有一小块红肿,是一颗刚被挤完的火疖子。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敏感得让人生厌。趁着他洗澡,我翻看了他白天穿过的衬衣和T恤,都没有血迹,说明不是衣服擦破的。

老公出来后,站在镜前擦头发时,我走了过去,“你背上长了个痘,谁给你挤得?”

“我自己啊,下午感觉已经长熟了,就对着镜子挤了,爽多了。”

为了给我演示怎样挤到背上的痘,他站在镜前,右手抱住左肩,头向左后方扭转了170度,歪嘴斜眼的看着中指刚刚够到背上那颗火疖子,朝我尴尬地笑了。

看着他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只为了洗清嫌疑,我没说话,不打算继续纠缠在这个弱*智的问题上。我只想知道,我老公长了一颗火疖子,熟了,为什么挤的人却不是我。

晚上老公异常殷勤,大秀车技。老司机们都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等他睡熟后,我轻轻地拿过他的手机,相册和微信都非常干净,群里面也大都是我熟知的一些朋友和日常。只有一个备注为“a”的人我不认识,可能是客户,也可能是公司新职员,朋友圈都是一些自拍的日常,其余没任何发现。

看着老公熟睡的脸庞,我一度怀疑自己过于敏感,可是眼睛一闭上,脑子里面都是那颗有些红肿的痘痘,真是他自己挤的吗?

过了一个多星期,是我们结婚7周年纪念日。老话说婚姻有7年之痒,是不是过了纪念日,后面就“不会再痒”了?

老公定了离他公司不远处的一个法式餐厅。

我到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那里了,还是我们以前约会时的那个位置,桌上放着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静静地看着窗外。

服务员托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我以为是前菜来了。揭开盖子,是一条铂金项链,镶满碎钻地吊坠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异常精致。我惊喜地说着谢谢,想着自己前几日还在为一颗痘痘怀疑他,满怀内疚。

老公细心地为我戴上。席间我们讨论着饭后是去看电影,还是安排其他项目。

上餐后甜点的时候,老公说肚子有些不舒服,要去下洗手间,让我慢慢吃着。安静的餐厅,轻轻的音乐声中,我隔一会儿就会听见对面座位上,老公电脑包里面发出来的声音。他习惯把笔记本设置“睡眠”状态,这声音是有微信消息的提醒。

声音不大,但是在静谧的法式餐厅里,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特别是坐在对面的我,不喜欢这种突入的提醒声。我拿出笔记本,准备关机。

登录进去,看见桌面是都是“a”发的消息:“吃完了吗?我好想你。”

“你在那边给她过纪念日,我一个人在公司望眼欲穿,想你,想你的身······”(肉麻)

“你想我吗?我恨不得每分每秒都跟你在一起”

连续发了十几条,老公都没有回复,应该是跟我一起在吃饭的缘故。想起刚才老公的深情,我决定不往上翻看记录,我选择相信自己的男人。

就在点击电源键准备关机的那一秒,我看见老公回复了一句“我也很想你,明天陪你。”

一瞬间如坠冰窟,从手指的地方开始发冷,等我把电脑关机放入电脑包的时候,感觉自己双腿都冷得发抖了。

事实证明,男人真的只有挂在墙上时,才最老实。

老公来了后,我说不想去看电影了,想兜风。说话间,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声音也在发抖,有愤怒,有伤心。

我有强烈的感情洁癖,当初为什么不顾父母反对要跟老公结婚,甚至为了他不生孩子,只是因为他是我的初恋。

而此刻,我不知道副驾驶上有没有坐过别的女人,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有没有被别的女人用过,想起来都恶心地不能呼吸。

我开门见山地问她a是谁。他戏谑的口吻说:“公司来的一个小姑凉,刚毕业,怎么了?”虽然极力掩饰,我还是瞥见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慌张。

“你上卫生间的时候,我看见你电脑上的聊天记录了,你在卫生间坐着跟她聊天,说你想他?”

“嗨,你别多想啊,就一刚毕业的小姑娘,我跟她没什么的。”老公语气有些急地辩解道。

“你一边跟我吃饭过着纪念日,一边在跟别的女v人撩骚,让我恶心。”边说边打了一下老公的右手。夜晚的环线上有很多渣土车飞奔,刚巧对向车道有一辆飞驰的渣土车冲过来,老公情急之下急转方向盘,我们的车子擦着护栏急刹车,老公的头撞到方向盘上面,额头霍开了一条口子,血直往外冒。

我们就近去了医院,处理老公额头的伤口,车头左前方位置撞得也有点严重,需要修理。处理完毕后,回到家已经是半夜。

第二天我俩都没有去公司,婆婆听说老公额头受伤了,过来探望。得知是我在老公开车时扒拉了他的手导致的,一蹦三尺高,如果不是老公拉着她,估计能冲上来骂我。毕竟在婆婆眼里,他优秀独立的儿子足以与我家门当户对,而我还不知好歹的不生娃也就算了,还害的她儿子出车祸,其心可诛。

中饭后,老公好说歹说送走了婆婆。开始跟我摊牌,一再保证他跟那个女生只是停留在暧昧的状态,并承诺过两天就让她离职。我心里虽然不舒服,但听见他的保证后,有所松动。

傍晚,老公头有些晕,在房间休息;我躺在沙发上刷剧,门铃响了。

打开门一看,是个青涩的小姑凉,我认识她,她的朋友圈里面有很多自拍,正是“a”。

她自来熟地喊我:“你就是丫丫姐吧?我是李总公司的同事,他今天怎么没有去公司呀?同事托我来问问,是不是生病了呀?”不等我请,就迈进了客厅换鞋,刚巧婆婆走时换下来的拖鞋我还没有收。

我走进房间,告诉老公有人找。老公一脸懵逼地走出来,看见a时,眼睛都瞪圆了,压抑着怒气问:“你怎么找家里来了?”

a看见老公头上的纱布,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喊道“怎么受伤了?怎么伤成这样?还疼吗?”说完准备用手摸一下,被老公闪身避开了。

我冷眼看着这两人,在我面前上演着久别重逢的情侣像。

“没什么,昨天出了车祸,擦伤了,休息两天就回公司了。”

“哎呀,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别说我心疼,宝宝也不能没有爸爸的······”她后面半句话像一声惊雷,炸得我也懵逼了,老公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一次就中了呀,今天早上我刚去医院确诊的,已经一个半月了。丫丫姐,你可千万别怪李总,我们真的只有那一次。”说完还朝我挤了几滴眼泪,楚楚可怜的样子真让人心疼。

我扯掉脖子上昨晚老公送给我的项链,摔在他手上,冷冷地去沙发上坐下。老公应该还没有从孩子的话题中清醒过来,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

a拿过老公手里的项链,一副责怪又心疼的语气对老公说:“李总,你怎么能把赠品送给丫丫姐呢?她这么有气质,值得最好的。”说完,还对着我扬了扬左手中指的钻戒,目测应该有1克拉以上。

我在沙发上也坐不下去了,觉得整个空间都充斥着这对*男女的气息,进去拿了件衣服,开车回父母家了,手机一关,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婆婆就找上了门,满脸歉意地跟我父母说:“你说丫丫结婚那么多年,也不愿意生孩子,我家海子就一根独苗,不能断了香火,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娃,那是一定要对孩子负责的。要不咱们好聚好散,你们就帮着劝丫丫成全了海子吧······”

我爸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气得不能自已,扯着嗓门喊:“离,谁不离谁是孙*子。”

一周左右,我们就协商好了财产分配。去民政局那天,a挽着李海的手,用俯视的眼神耀武扬威地看着我。我实在想不通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竟然能一秒换脸,对着我时蔑视一切的眼神,转向李海的时候,却是一副小白兔样子。

拿到离婚证时,李海嗫嚅地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拿衣服,还说一起吃顿饭。我强颜笑着对他说:“东西你都扔了吧,我不要了,那个房子也不会再进去了,你们安心住着,祝你们幸福······”离开的时候,我给了一个档案袋他,里面有他的婚前体检报告。

当初婚前体检时,是我去拿的报告,所以李海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患有无精症,还一直以为是我心理方面不接受有小孩儿。

既然婆婆和他那么稀罕a肚子里的孩子,希望他们能幸福,是不是自己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于公司里面的业务,既然离婚了,该收回的客户关系就收回,该断掉的业务往来,就断干净。姐们我向来洒脱,不是能力强嘛?自己开拓市场去!

说说我的第六感吧,一件一件的来,1,年轻时爱打牌,我单位有个女的,姓钱,夜里梦到她瘦了很多,我还说小钱怎么这么瘦了啊!第二天打麻将大败,还有一次梦见自来水龙头直接对着下水管哗哗流,结果又是输钱,这两个梦快有20年了,还记得清清楚楚!2,还是20多年以前,一天夜里梦见遍地野花,开的漂亮,有人要采花,我劝他,花开的多好看啊,你摘了别人就看不到了,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梦见花开应该意味着怀孕,难道我又怀孕了吗?那时候因为有工作,不允许要二胎,怀孕了也要流产,结果第二天我弟媳找到我,她的弟弟和女朋友未婚先孕了,那时候计划生育管的严,还得妇幼保健院出具体检证明,怀孕得做流产,然后才给开证明领结婚证,结果给她们找人托关系,这朵小花让我保住了,是个男孩,今年大学毕业了,关键当时我也怀孕了,没法要政策不允许啊!以上都是我的预感吧,再说一个拯救我的命运的事吧!2013年左右吧,被人骗了几十万还借了小贷公司钱,钱被骗走了,还得东借西找还小额贷款,后来实在还不起了,就停了,小贷公司催款恐吓侮辱,咒骂都经历了,好憋屈,因为平时自认有文化,不会上当,所以被骗之后,整个人状态都不好了,工作也干不了了,心里想着和谁吵架,嘴上就会骂出声,基本就该神经病了,有一次有一个小贷公司说只还本金就行,我就用信用卡套出钱来去还钱,当时是在万达的15层办公楼,还款的时候,进来一个纹身男,说了好多威胁的话,当时气的恨不得和他从15楼跳下去同归于尽,下楼后,做出租车回家,在路上就有两个声音在脑海里对话:你今天从楼上跳下去了,又不是人家推的你,人家换个单位照样上班,你呢?夫妻感情再好,你没了人家还会再找,孩子难受也是一时的,毕竟未来的路还很长,谁最难受呢?父母最难受,不知道啥原因,闺女跳楼了,以后怎么活啊!人前抬不起头,寿命都会受影响,再有你就是神经了,谁愿意伺候个精神病人,孩子搞对象都受影响……,脑海里两个人一对话,瞬间人就清明了,爱咋咋地,先找个班,哪怕挣1000,也得忙起来,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从那以后,心态稳定下来,一步一步把借朋友亲戚的钱还掉,到今年年底就差不多了,还还了一家小贷公司的,信用卡保单借款也基本堵上了,日子逐渐回到正轨!感谢我脑海里那个人,叫他灵魂也好,第六感也好,菩萨也好,或者是未来的我回到那时去劝我,总之,人要善良,要走正路,这世界没有捷径!还有几个事例,今天就不写了,以后陆续分享

我的是不是第六感觉我不知道,原来也不清楚什么是第六感觉。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功大师满天飞,什么意念控制隔空取物等等的搞得神乎其神。有些现象我们不能妄下断论,假如在清朝你给别人说电话他定会认为你脑子进水了。你要是再进一步说可视频对话,估计会把你抓起来说你妖言惑众!

小的时候一件事情,奶奶说我灵的很,所谓的灵也许就是活灵活现的灵。我说出来的话有可能变为现实,是一次我随便说的话,奶奶才这么说,那时候我也就四五岁吧。

有一天,烈日高照万里无云,我看到远远的班车顺着马路开上来了,我给奶奶说:今天我爸要回来,他就坐在这个车上。奶奶一边纺线一边唠叨,你爸来了就好了,欠了供销社的钱就有办法还了,我的药也快完了!这个娃满嘴胡话。

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

随着大门一声响,进来的可不是我爸吗?奶奶疑惑的看着我半天说到:这个娃怪的很,简直是提前知道!

我爸在城里上班,离家两百公里,有时候为了省钱三四年才回一次,也不提前通知,他如果回来不但是我们家的大喜事,也是全村的大新闻。谁见到我都问你爸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了云云!

奶奶后来给村上的老太太说我的提前预测准的很,大家都善意的笑着,就当奶奶说胡话,谁也不说破她。奶奶越是解释,大家都说是是是,但是满脸的不相信。

后来有一次在别人家玩耍,农闲的时候腌酸菜,七八个妇女在帮忙,奶奶还是带的我,白天我是奶奶的拐杖,晚上我是她的火炉子,替她暖被窝。其中有两个怀孕的妇女也在,有人就开玩笑问我奶奶,让你的孙子看看以后生什么?我看都没有看,随口就说了,胖婶婶的是姑娘,冯嫲嫲的是儿子,大家也当做笑话谁也没有在意继续干活。但这两个女的可就记住了,过了两三个月孩子呱呱落地以后居然和我说的一模一样。现在不用奶奶宣传了,她们就替我到处宣讲了!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我被奶奶带到大爷家去玩,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十几米高的崖头上摔下来了!说是把我的腰摔坏了,眼睛也没有黑眼珠了,像盲人一样全是白。也许是老天爷的眷顾,我大奶奶的祖上是接骨高手,按理说是传子不传女,大奶奶是独生女,也就学会了这门手艺,耗时半年每天给我按摩推拿,我每天只要睁眼睛就是哭!她的功夫没有白费,我能够站起来走路了。父亲在外边工作也不知情,奶奶带着我回来的时候我手里拿着一根棍子,眼睛还是没有好。妈妈除了伤心落泪也别无他方,但是等我上小学的时候眼睛居然奇迹般的好了!

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

后来我的话就再也不灵了,村里的人都说我摔坏了,摔的脑子不灵光了。

但是我的学习特别好,不敢说过目不忘,听过一遍就明白,老师说我特别好教。乱七八糟给人猜测的也就没有人提起了。

后来工作了,时隔三十年了,我又发现我比较灵了,这一次我学聪明了,不说了,同事那几天叫我喝酒,我和他七八个人在酒吧里喝。我感觉他不对劲,怎么的不对劲我也说不上,脸色和别人不同,说话好像有颤音断断续续的。他是单位的司机,口气特别大,他的口气越大我就感觉越不合适!我借着酒醉回家睡觉去了,后来几天他基本天天喊我喝酒打牌,我以各种理由推脱,从来没有去。半个月以后他因为偷盗公司的设备被判刑三年,我自始自终没有说过,今天说出来也就随便一说,对事不对人,请勿对号入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判断能力越来越弱,我本也没有打算要判断的多灵,多准确!我就奇怪这个感觉,也许这就是第六感觉吧!

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

现在我对人的判断来自于他的一言一行,他做事风格和标准,有些人我是坚决不和他结交,比如说瘾君子,脑残粉!不是一路人,不走一条道!有些人连爹妈都不认,他认得你是谁?

也许人有第六感觉,也许没有,很多事情解释不清。说是物质决定意识,但是意识作用起来也不得了,你说我们的毅力恒信,决心信仰有何解释?物质是看得到摸得到的,而意识是一种思想认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就要看自己的感悟了。

我们部门里一位单身女同事许艳平常生活非常简朴,整天素面朝天,很少化妆。而且她上下班、休息日穿的都是单位发的工作服,偶尔见她穿一身便装,也是那种廉价的地摊货。不仅如此,这位女同事在其他生活用度上也十分节省,吃饭只吃食堂的大锅饭,因为企业有误餐补助相对便宜一点,她的家里的生活用品也极其简陋,为了省电,她家甚至连电脑、电视这样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一台电冰箱还是从二手市场上讨来的,不仅容量很小,并且异常省电。部门里的其他同事们就经常在背后议论她,尤其是一些女同事更加看不起她。说她又没有结婚,又没有孩子何苦这样苛求自己。我来到这个部门任主管后,也渐渐发现许艳对钱看得十分重,有一次因为她在工作上的失误,按部门的规章制度,许艳被扣罚了一百元奖金,如果这件事放在其他人身上,当事人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部门里的制度是对事不对人,人人平等。但是许艳不一样,她为这件事纠缠不清,每天都跑到我面前诉说委屈,好像我是故意在找她的事,为难她一样。刚开始,我还耐心地给她解释,这是部门里的制度,谁违反了都会一视同仁。但是许艳听不进去,仍然死狡蛮缠。后来,我忍不住了,就对她发了脾气,把她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在这期间,我凭感觉,也就是所谓的第六感觉,总感到许艳背后有什么难言之隐,因为许艳表面上给人十分吝啬的感觉,她十分在乎钱,但我觉得她其实并没有把钱用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在偷偷摸摸的在干一些事情。有了这种认识后,我就有意识地观察许艳的一举一动。果然通过我不懈的努力,我发现许艳每到休息日经常会去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地方。但这是职员的个人隐私,我也不能过多地介入。但好奇心又让我欲罢不能。于是,有一次,我找了个借口,询问了许艳为什么经常会到城乡结合部那个偏僻的地方。谁知不问不知道,一问吓我一跳。原来在许艳的身上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原来,虽然许艳没有结过婚,但她有个孩子。这个孩子是许艳年轻时和别人偷食禁果时留下来的。后来,许艳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孩子生下来以后,孩子的爸爸极不负责的拋弃许艳母子俩远走高飞了。在当时未婚先孕是件非常耻辱的事,许艳没有办法,就把孩子托付给了住在城乡结合部的一户没有生育能力的远房亲戚那里,后来,遇到企业招工,许艳隐瞒了这段历史,进企业当上了一名企业员工。正当许艳安定下来,想把孩子接到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孩子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_自闭症。真是屋漏偏遇连夜雨,好在许艳的那个远房亲戚是个忠厚老实有情有义的人,他答应许艳继续为许艳照顾孩子,但那需要一大笔钱啊。于是,许艳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也不敢结婚,就把绝大部分收入用到了孩子身上,她不仅要负责孩子的生活,而且还要给孩子治病,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到现在为止,我都不能确定,我是不是第一个或是唯一一个知道许艳秘密的同事,但我还是能为许艳对我的信任而自豪,为了这份信任,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给了许艳些许的赞助,许艳也是对千恩万谢,为了这份同事情,我想我会坚持下去的。

尽管素不相识,依然能感觉出异样的电波来。

我小时候就有过这样的亲身体验,有一次,我们全家到团部照全家福,我爸就让我们在照相馆旁边的树林带里等着,闲得无聊,我就向远处望去,远远的我看见了一个女人,她正直直的朝我们这边望着,不知咋的,我突然心跳的特别厉害。

人的第六感可以可怕到什么程度?

怎么会这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忍不住又朝那个方向望了好几眼,心还是突突跳的很快,等那女人不见了,我慌张的心跳才恢复了平静。

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心里还直纳闷的想了好一会儿,咋会突然有这感觉?

直到很多很多年后,我才解开了这谜团,明明去照相,怎么在树林带里耽误了这么久?原来是父母和那女人提前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

那一年,我正上护校,感冒了,老以为感冒是小病,就没怎么在乎,拖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心慌的喘不过气来,被老师赶紧送进了二医院,医生诊断为心力衰竭。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我爸单位有个进修的医生来找我,说是看我好不好?到了学校,老师告诉他我正在医院里治疗,一吋间他惊讶的口瞪口呆,直称奇了,实在是奇事一桩。

我好生奇怪的问他,啥叫奇事一桩?我爸怎么会想起让你来看我?他说,昨晚上你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非要你爸找个人来看看你现在咋样了?我正好在这里进修,你爸就托我来看看你。

出院回家后,我才知道了这一切的巧合缘于我妈的一个梦。

原来,那晚我妈梦见我正在过一座桥,我妈说,梦里雾特别的大,我一步三回头的向我妈挥手道别,我妈在岸边急的直喊我,毛子,千万不要过去,过去就回不来了。

可无论我妈怎么着急,就是迈不出脚步,只能干着急的在岸上用呼喊来制止我的脚步,妈说,梦中的我还是一步步的往前走去,时不时的回下头来笑着向她招手道别,我妈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总想把我拽回来,可脚咋也挪不动,眼看我抬起脚就要过去了,突然,桥断了,我没能跨过去,我妈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就这么一下子惊醒了。

我爸看我妈满头大汗,就问我妈是不是做啥恶梦了,我妈就说起了刚才的梦,我爸就责怪我妈尽在瞎想。

我妈对我爸说,你们单位不是有年轻医生在那里进修吗?让他去看看有事没?我爸觉得我妈很可笑,尽管如此,还是给了他单位那个年轻医生打了电话,让他去看看我。

后来那个医生给我爸打了电话,说了我这里的情况,我爸是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

人到底有没有第六感觉?我感觉是有的,说不清为什么会这么准?!但就这么奇怪的发生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qxny.com.cn/1770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