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秋小年夜首页
  2. 综合资讯

极度疲劳,一次能睡多久?

1、极度疲劳,一次能睡多久?

1986年我参加两山轮战,有一次执行作战任务,从潜伏到越境作战近五十个小时没合眼,高强度战斗高度紧张,也没觉着困。回到营地就支撑不住了,倒头就睡,整整睡了一天一夜,醒来时只听得腹如雷鸣,是饿醒的,吃饱喝足后又一觉睡了七,八个小时才缓过来。

2014年老父亲住院手术,我整整陪护了四十天,无人替换,每天睡眠不足四小时。老父亲出院后我回到家中倒头就睡,四天四夜我就做了三件事:睡觉,吃饭,上厕所。加上口腔溃烂,颈部淋巴结肿大。

背景:我大三的时候,熬了两个通宵一个白天,玩网游,大背景是已经熬了一个月了,每天睡眠时间4个小时。

事情发展:第二个通宵结束后,玩到当天下午六点,支持不住了,倒头就睡(宿舍玩:)没有做梦,什么都没有,一觉醒来外面天黑的,舍友刚做完饭。看到我醒了,一个个的欢呼,我问他们我睡了多久,他们说一天一夜,怎么叫都叫不醒,如果我再不醒来,就打120。但是我的记忆只感觉我睡了10来个小时。

后续:从那天之后,一个月内,每晚七点多眼睛就睁不开,直接睡觉,睡到凌晨四点,无梦,全身轻松。爬山,跑步,练太极,八点看书,十点睡觉,十一点半起床吃中饭,继续睡觉,睡到下午一点半醒,四点吃早餐,七点多睡觉。如此循环,无法抗拒的身体本能,这个月碳酸饮料,烟,看着就想吐,唯一就是吃饭和水果。

结尾:一个月后,又恢复了通宵达旦的欢乐时光。后来查看医书,才知道,我已经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次,如果不是身体素质好,能抗住身体的自我修复的时候,当时就可能猝死了。

所以,养生之道,一定要小事做起,趁着年轻。

大概2003年吧,开挖掘机,之前穷,没见过钱,这下可算有机会赚钱了,玩命!玩命知道是什么意思么?就是不把自己当人,不要命了,不要了,没用,有钱就行,真的,但是真觉得没钱还不如死了利索。只要有活,只要给钱,你就说干嘛吧,吃屎我都吃!别说干活了,什么白天黑夜,什么晚上早上,什么吃没吃饭,什么睡不睡觉,统统不管了,命都不要了还管这些?有时候一天一宿,有时候两天一宿,有时候两天两宿不睡,有时候三天两宿,再多了没有,我觉得是人就都受不了了。也不是一点不睡,干活间隙,一闭眼就是一觉,来事了马上就干,最困的时候,开着车就睡着了,车轮压到路肩,方向盘抖,一瞬间清醒了,从春天到秋天,冬天能清闲点,天暖和了就开始玩命,这样的日子过了五年。睡不好,人没精神,嘴里没味,整天混酱酱的,但是为了赚钱,拼了!续,有一次,实在实在困的不行了,到了工地,老板还没来,我想先睡会吧,他们来了会叫我。把腿搭到方向盘上,放到靠背,感觉靠着靠背还没到底,我就昏过去了,反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迷迷糊糊的感觉腿疼,屁股疼(这个姿势久了),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我问工地打更怎么不叫我,他说,那是不叫你,那呼噜打的,柴油发电机都没你声大!叫都叫不醒!好悬给你打120,还是老板有经验,说没事,年轻人太拼了,让他睡去,活明天干,就用他了。现在不用那么拼了,很怀念那些日子。人这一辈子,得为自己拼回命,值!

特大贩毒收网,具体地点和时间就不说了,那时做为缉毒辅警,不为了高工资也不为能做个警察有多光荣,个人比较现实,就为了那一点刺激,和好哥们一起去面试的,两个人都面试成功,说实话,做为缉毒辅警,一点也不好,工作强度太高了,用我们的话说,有点上班,没点下班,早上八点上班,往往下班的时候是第二天或者是第三天了,这种情况经常有,但是好点的是加班费比较高,而且包吃包住,平时在队里吃的比较好,自助试的,各种菜肴都有,但是一出任务就完了,盒饭是标配,最怕去村子里摸排,最长的一次挨饿一天一夜,更别说睡觉了,我和哥们饿的摘人家的南瓜吃,那时感觉南瓜都那么香甜!

极度疲劳,一次能睡多久?

一次跟着一个指导员“蹲坑”,蹲坑的意思就是发现了指定嫌疑人,但是想牵出来更大的那只羊,只能一天24小时的跟着,我记得那次跟了整整半个月,前面是别人跟的,跟了十来天,受不了了,换我们跟,我们三个人,两辆车,轮换上,指导员开的老款桑塔纳,我和哥们开的昌河,唯一的好处是给我们配了抢,其实我和哥们两个人真的不怎么会打,跟着教导队去打靶,十发子弹,上靶一发,但聊胜于无,带着防身心里踏实,我俩和指导员轮换跟,被跟踪的对象是两个人,交替着换岗,只要他们动,我们就报备远处的教导员开车跟上,我们原地不动,等他们停下来后,我们在开车过去换走教导员,就这样连续跟了十多天,他们就是不去拿“货”,还好是夏天,要是冬天真的扛不住,我和哥们只能不停的喝咖啡,嚼槟榔,抽烟来提神,那时可舍不得买几瓶红牛带着,我和哥们还能轮换着睡一会,教导员我估计都没法睡!

极度疲劳,一次能睡多久?

我们身上的臭味十米之外就能闻到,尤其是教导员,教导员又比较胖,那个味道就更难闻了,在第十三天的时候,“它们”要去带“货”了,我们跟着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子,村子边上有个院子,院子里是一个小厂房,我们知道到了他们的“老巢”,在教导员确认后,他给队里去了可以行动的电话,后面我们就只要守着就可以了,这个过程最痛苦,生怕里面的那帮东西发觉后跑掉,不然这大半月的蹲守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极度疲劳,一次能睡多久?

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队里和武警部队来了,人不少,对院子进行了包围,其实这时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但是那时正义感还是很爆棚的,上堂,车子四周警戒,行动很快,武警也很牛逼,全程一枪为响,全闷锅里了,等教导员过来给我们两个说,任务完成时我们直接瘫在地上,真的是一步都不想动,那种劳累感真的仿佛把灵魂都抽干了一样,车肯定是开不了了,队里来了个同事把我们带回了队里,但是回到宿舍怎么也睡不着,和哥们一商量,直接去了洗浴中心,泡了个澡,让搓澡师傅好好给搓了下,然后再休息区趴着拔罐,这时人才有了困意,那种困的感觉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头疼,疼的很厉害那种,必须马上闭眼睡,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要不是洗浴中心的员工怕我们出事过来叫我们,还能继续睡一天,我俩打车回到队里宿舍,草草吃了点东西接着睡,又睡了一整天才醒,要不是指导员来叫我们出去喝酒估计还会在睡!

极度疲劳,一次能睡多久?

那是我睡的最久的一次,中间醒来有一个小时,加起来有36小时的睡眠时间,如果不是指导员请我们喝酒犒劳我俩,估计还能睡一夜,做辅警做了两年有余,后来不做了,累,太累了,也有很大的危险性,遇到任务那一刻,别管你是辅警,还是警察,一样的上,一样的冲,那个时候没有区别对待,甚至都来不及过一下脑子去想!

2006年,奶奶过世,白天上了一天班又赶晚上的火车回家,车内人多得只能站着,一晚无眠,回家又连续3天3夜没有睡觉,当时公司的事情又多得不得了,把奶奶送上山,当天晚上又坐火车赶回广东,回程也只买到了一张坐票,跟老婆个人坐一排,10个小时列车旅行,我们睡得跟烂泥一样,到了广州站还是列车员拍桌子把我叫起来的,当我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列车员提醒我:“你的口袋被人划了!”

我一摸口袋,钱包还在,拿出来一看,证件、银行卡都在,钱包里3000多元的现金不见了,只给我留下了3元钱,不知道是小偷留给我打电话的还是坐公交的?当时心里有点点感动,叹道:“盗亦有道!” 列车员见我只有3块钱,就问我:“要不要先借我100,让我回东莞,到家了再打钱给他!再次感动,这个世界充满了爱!我跟他道了谢,婉言谢绝了!

2010年,女儿出生,医院诊断女儿有溶血症,需要立即送达长沙儿童医院,给孩子换血,再做透析,我跟医生了解了相关的风险,说换血过程中,孩子有可能变会成脑瘫,成智障儿!

我犹豫了,一方面是我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另外就是担心孩子,万一真的出现意外,那就是毁了她一辈子,医院看我迟迟不做决定,就天天给我下病危通知书,说我女儿随时有死亡的风险,我7天7夜没有吃饭,只喝点水,7天7夜没有合眼,完全精神恍惚,我姐在医院照顾我老婆,劝我出去吃东西,劝我回去睡会儿,姐姐总是一句话没有说完,就早已泣不成声了......

第八天,孩子没有任何异样,医生才通知我可以将孩子抱回出院了,那一刻,我高兴得晕倒了,医生给我打了针,在医院躺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父母给我煲了鸡汤,送来一高压锅饭,我一口气吃了个精光........

事后,医院没有给我任何解释,女儿7天在儿科花费了12000多元,也一分钱没有少,很多人都提醒我,可以起诉医院,我想了想,只要女儿好好的,什么都值得!

如今女儿11岁了,身体健康得很!!!

2019自驾游。出去差不多13天,一家三口,司机就我一人,路上媳妇孩子两人睡觉,我开车,到了景点,我还得陪着爬山涉水。住宿的地方媳妇找的特色民宿,根本休息不好,身体嫉妒乏累,在看了张掖七彩丹霞后,终于说服他们娘俩。打道回府,目的地石家庄,直线距离1300多公里,理论17小时,结果青银高速山西堵车,一步一挪,还不能休息,结果30多个小时才到,喝了一箱红牛。到家后咖啡因的效果还在,洗完澡躺床上,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困的要死就是睡不着,头疼的要命,起来喝了三两白酒,睡了30多个小时才缓过劲来。困的不行缺睡不着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失眠容易得抑郁症。真的不是空话

小时候上网吧砍传奇,大概五天吧,吃住都在网吧,然后熬不住了回家睡觉,我一个人在楼上睡,下午四五点回去的,回去时家里没人我直接上楼睡觉了,没想到第三天中午才睡醒!我下楼吓了我妈一跳,她说这几天你去哪了,我说昨天下午回来家里没人我就上楼在上面睡觉啊,我妈说昨天她一天没出门我俩一对时间发现已经过去两天!真是奇怪了两天中间没醒过!

我大表哥,以前是专业做农机的,就是跨区联合收割机,几个人就台收割机从河北出发去湖北河南收麦,去的时候开着收割机开三天三夜,去的路上基本都是他在开,为了赶时间车停人不停,麦收时节争分夺秒,先到先得,去的早割的就多,挣得也就多,路上实在困不行了就停下打个盹然后继续赶路,到地方了24小时运转割了两天,作业期间也是趁吃饭的功夫眯个二三十分钟,说来也奇怪,那几天能挣钱人也就不困,跟打了鸡血一样,一上车就是十几个小时不下来,但是到了第三天河南开始下雨,因为河南的麦田属于洼型地,也就是中间高,两边低,一下午地头就存水,地太黏,机子下不了地,然后他们一行人马就开始在当地接机人家里下榻休息,我大表哥在人家门洞里放了个简易床,从到家喝了三瓶啤酒吃到饭,一口气睡了两夜三天,中间醒了两次,喝了口水也就继续睡了,这是实打实的案例,现在大哥也不做农机了,自己开半挂,也是这个习惯,一人一挂1400公里当天到,睡起来最少也是一天一夜,能熬能睡,熬的时候惊人,睡的时候叫都叫不醒。

当兵那会儿,我们一个装甲旅和一个机步旅在安徽某个基地搞演习。我是坦克驾驶员,在战场机动环节,跟另一个驾驶员两个人轮换着开了两天一夜的坦克,(中间也有休息时间,只不过很短)。战场机动环节完了以后,进入到战斗实施阶段,又被抽调去装甲步兵连当步兵。大概是在凌晨两三点钟左右战斗打响了,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翻过了多少个山头,只记得穿着激光交战系统,一直打到早上六七点钟,到达补给点后更换电池,清点“阵亡”人员。完了以后又接着各种跑,各种翻山头,期间还抓获“俘虏”3个。最后在中午时分趴在草丛里隐蔽前进时,头顶的激光交战系统发烟罐蹿出了红烟,“阵亡”了。也不知道是被狙击手干掉了还是被炮火覆盖了。跟在身后的导调宣布我阵亡了,可以退出战场了。三天下来,睡觉没超过四五个小时,吃的全是压缩饼干,面包,牛奶,水,一口热食没吃过。阵亡后被带回所谓的战俘营,吃完面包补充完水后,把枪背带从腋下穿过搂着枪倒头就睡,后来被叫醒说是演习结束了。睁开眼后完全是懵逼的状态,感觉天旋地转,已经分不清是早上还是下午。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左右自然而然就醒了,生物钟已经长期是这样了,所以再累,只要到时间点了自己就醒了。

我听村里一个抗战老兵讲,他年轻的时候打仗,急行军一天一夜,到了伏击地又等了一天一夜,战斗打响到结束又一天,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休息,精神还高度紧张,当时真的没有决定困,战斗结束之后回到营地就支撑不住了,躺床上就睡,足足睡了快24个小时,后来饿醒了之后起来吃点东西,又睡了一下午才缓过劲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qxny.com.cn/1606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