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秋小年夜首页
  2. 综合资讯

身在职场,经历过最严重的炮灰事件是什么?

1、身在职场,经历过最严重的炮灰事件是什么?

老板都希望员工对公司忠诚,但当一个员工对公司太过忠诚,深度触及到某些人的既得利益时,这个员工往往就有可能成为炮灰而被交易掉。

记得我在一家公司做行销时,对渠道内的走货量和趋势都是了如指掌。原因是我负责的市场区域,我都是亲自带着人在网点搞推广活动,做品牌宣传。

时间一长,根据各网点的月走货量就可以制作成柱状图,这样分析市场特点时就会一目了然。有一阵子,我发现有三个网点的走货量突然严重滑坡,而宣传推广力度一点都没有减弱,这是为什么呢?

当时,我经分析就推断很有可能被冲货了。于是,我就亲自到网点去看,发现柜台上出的确实是我的货。难道是我的判断错了?

根据经验,有的网点头脑比较灵活,发现某个产品走货量大且快时,就会到动销比较慢的市场去进货,以获得更多利润。想到这儿,我就让我手下的一个新人扮成消费者,去疑似冲货的网点购买。

当我端详买回来的货,仔细辨别上面的批号和区域代号时,果然验证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为了坐实证据,我让新人去三个网点,把他们的货全部买回。

根据公司的规定,冲货方除了需要以三倍的价格把货买回去之外,还要交一万/次的罚款给公司。这样算下来,冲货方的直接损失有近三万元。

经历这样的风波后,冲货方对我是耿耿于怀,司机报复。尽管我反复叮嘱手下来不要发生冲货行为,但我还是躺枪成了炮灰。

在年底区域市场竞标时,之前的冲货方以我投标销量的1.5倍销量成功中标。虽然我也向老板反映,这个销量是不可能完成的,是属于恶意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但是,对于老板来说,他只顾更多的利润,以及完不成任务可以罚款,那还顾及像我这样的忠诚者的利益。

我就这样成了老板的炮灰…好在我到了另一家公司,经过二年的努力,又干的风生水起。

身在职场,经历过最严重的炮灰事件是什么?

我部门和另一部门俩大领导,他们之间整事儿,把我搁进去,最后又把我扔出去了,炮灰了。

那个部门搞表彰文艺联欢会,特邀我们宣传部派人去采访写报道。当时,我们大领导没在家,二领导就派我去了。全程跟踪采访后,准备回去写稿子。那个部门为了感谢,特意拿出一套运动服做奖品赠送给我。

回去后,我很卖力洋洋洒洒写了篇通讯,刊登在市报上。大领导回来后也看了这篇通讯,鼻子不鼻子脸不是脸。后来,还听说我收了一套运动服,生气地把我训斥一顿:“这是你的工作职责,怎么能随便收人家东西呢,送回去。”

身在职场,经历过最严重的炮灰事件是什么?

这怎么送啊?我留个心眼偷摸藏起来没去送。没想到,我自作聪明,却自食恶果。俩大领导因为别的事“干起来”,把这事端出来了。我的大领导得知我跟他耍心眼,不动声色地晾了我好几天。

后来,企业搞“精官简政”,大领导就把我减到一线干活去了。再后来,我就自己辞职回家了,没脸见人啊!

身在职场,经历过最严重的炮灰事件是什么?

领导之间斗争,把我斗没了(主动辞职)

所以说,没事不要轻易站队,因为你不知道谁和谁是一伙的。以前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不要拿同事做朋友。

我的第一任领导,原本年轻有为,升任公司副总板上钉钉,但谁知中途发生了一系列意料之外的事件,他直接成了炮灰,后来才知道这些事件是有出处的。

事情是这样的,毕业那年进入了一家建筑公司,然后没1个月就被派往项目上,去之前就听说项目经理很严格,比我就大7、8岁的样子,很年轻。

心里设想的是,年轻的领导好相处,应该不严厉,结果恰恰相反,去了项目上,才体会到他的厉害之处,各种对我挑剔,表做得不多,重做,报告写不好,重写,搞得我那个时候很是闹心。

虽说对他有很多不满,但是内心里更多的还是敬佩,他是那一批大学生里最能吃苦的,一起下厂的大学生,很多人在车间干活,都嫌苦嫌累,没多久就纷纷申请调部门,唯有他不主动说哭诉累,每天跟着老师傅们在各种机械边研究敲打。

有一次听说他老妈去找他,儿子站在面前他都没看见,因为他脸上衣服上全是灰,黑漆漆的,完全认不出。

领导也比较自律,每天在项目上起得都很早,8点上班,他6点多就起初看书了,然后在外面跑一圈回来吃早餐。

别说,除了严厉之外,还挑不出其他的不好了,我去没几个月,就听说公司要选聘副总,负责公司整个经营管理,当时的候选人有领导,还有一个经营部门的吴部长,还有一个不怎么出众,我听都没听过名字的何总。

从公司各方考量开会研讨,加上他们三个候选人的竞聘表现,公司对领导都很是重视,那段时间传出来的说法就是,领导呢,是公司领导层都非常认可的,板上钉钉,而且加上当时集团公司的领导也很赞赏领导在项目期间的优异表现。

我们内心都替领导开心,有时候私底下吃饭的时候,还和他开起了玩笑,说舍不得他走,回公司可得帮衬我们一下。

领导总是笑着说,还没确定呢,还没确定,你们不要这么说。

在我们心里想着,公司领导都认可了,集团公司管理层也大加赞赏,怎么可能还会发生变故。别说,还真的发生了,职场就是这样,有时候没有发文确定的事,在下达之前的那一刻都还是会发生转变的。

第一件事是一件小事,别看是小事,但是对于领导来说却是影响副总竞聘局势的大事。

当时项目正在大干,工人们白班夜班的两班倒,很是疲累,而且车间粉尘比较多,工人们下班急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个澡,结果那段时间业主方供水出现了问题,对每一家施工单位,都限制了水量。

项目部后勤部的老王,就提议说晚上10点后,水房和澡堂的用水关闭,当时项目部开会也通过了,没觉得这个提议有什么问题。

但是呢,正好通知下达的第2天,有一个工人就因为下班下的碗,10点后才回到项目部,看澡堂没水,一问原来是项目部关的,就去找后勤老王,老王就说这是规定,死活不给工人开水。

工人气不过,就拉着老王找领导来了,领导见势,觉得工人这个只是特殊情况,就让老王开水,结果老王不愿意,一直在哪里叽里咕噜说一堆,如果这样搞,那其他工人以后也直接来找你开水了,我这后勤怎么管理。

这工人正在气头上,看老王这么一说,也忍不住了,骂了一句,结果老王也不依不饶地,结果两人就突然打了起来,这一打,领导站不住了,连忙去拉架,外面的人就蜂拥而来,有的拍照,有的议论。

结果这件事,第二天就传到公司了,领导原本是拉架的,但是传到公司领导那里的口风就变了,说领导打架。

因这事,我们还暗示过领导去和公司解释解释,不要引起误会,领导仿佛无所谓说,职场上误会了,解释再多也没用,而且就算他去解释清楚了,这也是打架啊,自己管理的项目出现打架事件,影响也不好。

的确,正如领导所说打架很不好,也因这事,公司领导重新进行了考虑副总的候选,但是呢,因为集团公司有一个领导,是领导的伯乐,他一下厂就跟着他,一直把他提携起来的,所以这位领导还在帮他。

当时集团公司的口风是没变的,还是觉得领导担任副总是很合适的。

可是呢,接下来又发生一件事,这件事让我们都没想到,也因为这件事让领导直接退出了副总的竞争。

打架事件一周后,公司就开始传领导在项目部任人唯亲,各种乱整,结果公司就把财务总给派了过来,查领导的账目,财务总林总来后的第一件事,开始翻凭证,查项目部的人员构成。

一查就是一周,期间也没发生什么事,领导笑着和我们说,自己从担任项目经理一来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买材料都货比三家,选择价格最优质量最好的,并且把资金用到该用的地方,能少花就少花,他查去呗。

的确在林总来期间,的确没查出个什么来,但是呢,回到公司,领导就接到公司总经理的电话,说他私自报销私人花费。

领导很是意外,并打电话问林总,林总指出了凭证号,让领导自己去翻,领导一查,翻来覆去也没看到,结果我一看,然后指了指一张定额发票:“领导,会不会是这张。”

定额发票,没有开票人名称,这种发票你根本看不出是私人用途还是工作用途。

领导看完后,摇了摇头,冷笑了一声,就回办公室了。

结果大家也知道了,领导板上钉钉的副总职位,被这两件事给去掉了,但是呢,捡漏的是谁,是我开头说的我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何总,何总能力不如领导,资历不如经营部老大吴部长,为何他能捡漏成功?

为何领导会成炮灰,这还不得不说,这背后的原因,因为一手把领导提携上来的李总在公司的时候,就和另外一个副总关系不好,可以说得上是交恶了,两者总是暗自较量,而那个副总又在集团公司有关系。

所以发生第一件打架事情后,就想方设法压制领导,第二件事也如法炮制,结果拿着这两件事,就去集团公司领导层去说,最后也导致了领导称为炮灰的事实。

不得不说一个有能力的领导,落得了如此局面,后来领导没两年就辞职了,跳到了另外一家集团性的公司,担任经营部门的副总,手下掌管的经营项目都很大,也算是有发挥他能力的地方了。

有一次和领导吃饭,他笑着回应了自己当初炮灰事件,我对他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他说:“职场就是这样,你要学会适应,很多时候不是你有能力就能起得来,关键还是机遇,你看我,咱们在那个地方受了苦看不到希望,挪个窝不就行了,何苦留恋过去呢。”

的确如此,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在国企的一段经历,因为以前一直在民企摸爬滚打,习惯了以“绩效”为王的做事风格,并信奉“有成果的奋斗者”,在国企工作一年,脏活累活都干了,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不,是粉身碎骨成为“炮灰”。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年,忽然觉得在民企没有“地位”,简单来说,就是永远是“乙方”,永远当“孙子”,起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并觉得全身心为客户服务,乃是幸事。忽然有一次,因为未能在客户规定时间完成客户想要的“五彩缤纷的黑”,所以买着礼品去客户的地盘“赔罪”,然后就在经历了漫长的几个小时的等待后,又经历了不能忍受的“训斥”,像回到孩提的校园时代的感受,就是在这样“糟糕的一天”后,我开始萌发想当“甲方”的想法。

当想法萌芽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开始盘点身边的资源,找到一些关系渠道,很成功地空降到一家国企。

刚开始干着一些打杂的活,因为擅长写作,很快就熟悉了公文写作。在被发现这项才能之后,领导的各种“公文”就成了我的活。有一次开会,是关于“规矩”主题的,简而言之,就是公司出现了很多迟到早退,上班无故消失的事件,领导震怒,就紧急召开了彼此会议,恰巧领导说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冷不丁地让我主持会议,并让办公室最后形成会议纪要给他。当时我一下子就懵了,什么情况?但是凭着我那三寸不乱之舌,硬是从圆规的“无规矩,不成方圆”讲到了现场的“排兵布阵”,后又吃了熊心豹子胆地把各部门“我现在的不守规矩”的现象说了出来,并且强调“对事不对人”,一番主持加培训加训导。你猜怎么着?突然领导就窗闯了进来,鼓起了掌。不明所以的大家,跟着就鼓起了掌。然后领导坐定,开始让同事们说培训感悟,说着说着还没等一个同事说完,就忽然发问“觉得A(也就是我)怎么样?”然后的然后,就听到了各种赞美让我都要飘了起来,什么“很有思想,很有深度”“什么逻辑严密”,更有什么“感觉很真实”(我这是参加中国有嘻哈,我不是Rapper)。

最后领导竟然宣布了任命,任命我为“副总”,难道这就是“幸运的一天”?

当了副总后,怎么也得燃烧起“三板斧”。

第一板:整顿风气。迟到早退记录在案,卫生打扫清查到人,请假流程必须完善。这里不流行“扣钱”,那么就改为写“心得”。

第二板:部门流程。部门工作衔接流程完善,部门工作汇总按时完成抄送。

第三板:树立权威。也就是这第三板让我抡起斧子砸了自己的脚。

树立权威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对,解决问题,解决其他人解决不了的问题。看过《士兵突击》吧,当有新兵蛋子质疑怎么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完成枪械组装并命中靶心,身为领导,当然是亲自出马,来证明什么叫做“优秀”,什么叫做“不可能”。

我找到一个大单存在问题,客户与公司的合约规则不清晰,项目已经完结,但是双方还是对“提点”存在分歧,项目款项目前已经到账,公司希望给对方三个点,对方希望五个点,并且声称之前已经达成口头协议。

然后我先是理清事情原委,并且从同事那里打听客户的性格、兴趣爱好等相关信息,最后又请示上级,希望摸清领导的意图。上级给我的反馈就是:对方心很黑,必须三个点达成。

我与对方约好,见面,并且说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如,“账目前已经到账,领导希望是三个点,拖下去对双方都不好,如同意,下一个项目也一起合作。”等等。最后换来的一句,“你是谁?”我说我是“X公司副总,领导委托我来解决。”对方,“你先回去。我不和你说。”

骄傲的骑士还是失败而归,想着如何发力的时候,一个和我私交不错的同事给我说,别管那事,解决不了。原因很简单,对方是集团公司的某领导的人,而这个领导与我们领导以前很要好,因为集团副总的岗位出现了矛盾,请插手谁遭殃,并且那个业务员为啥把这事晾在那,那个业务员的叔是集团的一个副总,人家来这里是走流程,获得基层岗位历练,迟早要调的。

我听了之后懵了,这么敏感的关系,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这么多同事,包括领导,肯定就是像傻子一样看着我东奔西走。

我对他说,“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

他说,“唉,我也是历练的。别说我了,你呢?你这属于空降,后面也有人吧?”

这问到了我的伤心处,我有人,但是那条腿不“大”啊。

后来,我接受了这些。只是想着做好自己的事就好,领导看出来有意想把我培养成“自己人”,然后我发现好像公司的主要事情都是我来做:公司年底的总结,未来的计划,报审集团的资料,甚至具体的业务,好多次一忙忙到凌晨两三点,

看起来气势如虹,一看工资3500,后来了解了,我这“副总”属于公司领导定的,并不属于集团的“岗位”,也就是说我只是个“底层员工”,没有身份的“打工人”,甚至连社保都没有。

找到领导,领导说集团处于“改制”阶段,很多人都是这样一个状态,集团总部要成立一个“新部门”,他觉得我比较适合过去当个“部长”,“部长”属于集团中层岗位,年薪在12万左右,让我耐心的等待,好好做出成绩。

——我知道这个是“画饼”,但好歹人有个盼头。心里也是积极的。

集团忙于改制的会议,在比较出名的书城举行。我负责所有重要人物的邀请函,并调度车辆做好接送工作。

——结果你猜怎么着,因为不是集团“编制”,我连会议都参加不了,晚宴也当然更加不可能。

在后来,我负责了新部门的材料整理,包括新部门的岗位设置,发展方向,预算等等。可结果是需要申报到集团总部某副总处,而且这个副总就是我之前我想要解决折扣的客户的人。

第一次拿着材料去集团总部,在门口等待了三个小时后,那位副总拿到材料就劈头盖脸的说,“这里写的逻辑不清”“那里写的有问题”并且指名道姓说“我领导教出的人都不行”之类的话。

从那个时间后,我就萌生了退意。

三个月后,我离开了那家公司。

半年后,与私交不错的同事聊天,提起新部门的事情,结果是“黄了”,最后并没有成功设立。

这一段经历,让我体验到了何为“炮灰”,也学到了一个道理——不要轻易过河,有时候水很“深”。

进入职场20年,从来没有这样被憋屈过,直接被当炮灰和那个副总双双被开除,他没工作,我也没工作。我俩是被集团董事长点名开除的,谁说情也不好使,因为是销售副总和大区总监内斗,董事长是真的生气了。

初入公司,初露锋芒。

那是2017年3月份,当时我正从上一家公司离职,没有找到工作,由于我从事的行业是生物制品行业,这种行业在全国来说公司比较少,所以我很慎重选择。

在3月份的时候,我接到一个面试的电话之前,一个美妙的悦耳的女声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你是XXX先生吗?我们新组建了一家生物制品公司,我看在网上你有10年的相关工作经历,很符合我们的条件,你愿意来到我们公司面试吗?”

“咱们是哪一个公司呢?做生物制品的公司全国就那么几个,我怎么没听说过咱们公司的名字呢?”

我很慎重也很疑惑,因为毕竟之前这个公司在行业之内是没有听说过的,特别是药品行业,如果是进了不正规的公司,卖了不正规的药品,那个后果也是比较大的。

“是的,我们公司是刚刚组建新的产品,生产线是人用狂犬疫苗,看到你有10年的狂犬疫苗工作经验特别适合于你,特意邀请你到杭州来面试。”人事部女生很恬静的回答。

于是我上网查阅了相关信息,决定去杭州去一趟,面试我的是那个集团的副总裁张总。

其实职场当中有一个潜规则,就是你是谁招聘来的人,那么在公司内部里,你就是他的人,不论你愿意不愿意。

在大的公司里边其实也分派别的,我被公司集团张总招聘面试,他决定给我留下来,而且做的是中层干部,那么我一般情况之下就要执行,他说的任务,他的观点需要我站出来的时候,我会支持,这就是不承文的规定,你已经被贴上了标签。

和张总面试两轮之后,张总当时都邀请我留下来,说,我的相关工作经验和为人处事的条件,能满足公司对一个中层干部的要求。

我和张总侃侃而谈,毕竟我在行业内10年工作经验,大风大浪经历过好几次,对市场布局,对于销售安排,对区域攻坚,张总和我沟通的非常愉快。

由于当时我也没有别的工作去向,再加上张总特别热情,来了就是华北大区总监,所以我也就先做了下来。

于是我就天天待在杭州培训和学习,张总是集团的副总裁,集团下面有药品公司十几家他也忙不过来,张总一直要求我能不能推荐一个生物制品全国的销售副总。

我心想,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于是就发动我认识的业界大佬,让他们推荐,当时不凑巧,能担当起这个责任的人,人家当时都有工作。

于是张总听别人推荐了一个业界之内最大竞争对手的公司的区域总监,让他来负责这个新公司的销售副总,因为招聘人也是有任务要求的,几个月招聘不来一个合适的人,张总也要面临集团董事会的问责。

这不,4月5号那一天,张总说:“我招聘来了一个新的销售总监,你跟他沟通沟通,赶紧组建销售队伍。”

我说:“好的,张总。我会及时跟他沟通,现在已经是春天,我们要赶紧布局市场,抢占市场,由于我们是新公司,想要站稳脚跟,要快。”

初次交锋,他卡我差旅费,给我一个下马威,摆明想让我自己走,我哪是省油的灯,要走大家一块走。

4月5号那一天,我和集团新招聘的于总沟通市场的事情,这个于总就是集团新招聘的销售总监,当然之前我就研究过他,他是我们行业之内老大的区域销售总监。

他干这个区域销售总监我打听过,其实干到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被赶下来,于总已经50岁,胖乎乎的身材,一个大肚子挺着。

那他为什么只干了半年,就被赶下来呢?后来我通过兄弟问道,就是因为他能力不足,想想在行业之内老一的企业,你没有完成销售任务,对董事会没有交代,那怎么得了?况且人家还是上市公司。

还有一点,不能在哪个企业里工作,你人是有私心的,你一定是先公后私,我刚进入这家企业,就和于总莫名其妙的干上了。

为啥说莫名其妙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原因。由于第1个月要调查市场,我坐飞机坐高铁,北京杭州,太原,呼和浩特,来会飞,来回跑。

因为对一个新公司来说,要找到合适的代理商是第一要务,加上我们这个行业竞争也不算激烈,但是那也得需要找代理商呢。

已经4月份了,我和于总前两次的会面,我就说:“我们一定要占领市场,一定要赶紧出台市场相关的策略、制度,要快速的拿出相关文件来,然后快速的执行。”

于总说:“好好好,你的工作态度让我感到很赞赏,但是你在需要等一等。”

由于于总是初来乍到,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但是我心里很着急,因为那是跟我的市场任务挂钩的,如果大家都在一块坐,将来考核任务的时候,我完不成任务奖金拿不到,那我这一年不是白干了吗?

我就催于总说:“你赶紧出台相关制度,咱要下市场,占市场。”

于总嘴里还是说着好好好,但是就是拿不出来一个制度来,比如说生物制品出入库的制度,比如说市场销售的制度,一个都搞不出来,搞得我心急火燎的给他搞了一个产品出入库的制度。

在执行层面上来说,这对于我来说是轻车熟路,于总估计之前没有干过,我现在已经心里下了一个结论:他之前业务经验很缺乏,很生疏,遇到事情不知道怎么办。

经过三次和于总沟通之后,我也基本搞明白了于总的水平,三个字:就那样。但是我也着急了,

我说:“咱不能再这样拖下去,必须要干活。”于是我直接找集团副总裁张总,和张总说明了来意。

张总说:“我跟于总商量一下,看看他到底水平怎么样。”经过两轮的试探之后,张总也发觉于总确实不能胜任这个位置。但是由于他是集团董事长一个亲戚介绍过来的,所以张总也不好吭声,让我先干着。

当然全国销售副总的职位我是胜任不了的,我有自知之明,我最多只是一个大区经理的水平,搞定全国市场,那需要人脉魄力,资源、管理等等的。

当我再一次和于总沟通市场的时候,其实他心里就有点不耐烦了,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小九九,他要安排他的人过来,我在他眼里就成了一个不听话的刺头。

首先他卡我的是差旅费,你想想一个月我的差旅费也不少,天天飞来飞去的。其实坐飞机是非常累的,我都不愿意坐飞机,但是为了工作需要快速布局市场,那些日子,我是起早贪黑的。

可是等报销车旅费的时候,于总迟迟不给我批,因为这是集团的流程,我的上级就是他,必须上级来批。等一个多月过去,我发觉我的上个月车理费还没有报销,就卡在于总那里。

我给于总打电话,我说:“你什么意思?有什么话明说,卡员工差旅费,就你这个水平?”

于总说:“我看你是不是在干兼职,天天心不在焉的,我就是要卡你差旅费。”

我说:“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在干兼职,请拿出证据来,你卡我差旅费,这就是你当副总的水平,这都四五月份了,你搞一个东西的还搞不出来,我们战士要下市场打仗,枪都没有。”

于总顾左右而言他,就不说他制定不出流程文件来。作为一个销售副总,销售方面的制度和流程制定不出来,代理商入户流程制定不出来,这都是基本的水平。

我这边都有现成的资料,但是我不给他,因为我觉得他不配。

就这样我俩吵来吵去,我把这些事情直接反馈给集团张总,张总经过核实,于总确实水平不怎么地,但说碍于面子他也不敢说直接开除张总。

于是就拿到董事会上来讨论,大概意思就是张总汇报了我和全国销售副总的争斗过程,由于于总那边是集团董事长有关系的人,但是确实能力不能胜任,亲情总不能大于公理吧。

最后经研究决定,我和全国销售副总于总双双开除走人。其实我心里也挺畅快的,一个工作不要紧,最要紧的是不能屈服于别人。

你能力水平比我高,我肯定认同和服从,你能力水平不怎么地,你还把工作不能胜任的局面强压给下属,然后遇到问题就会卡员工的差旅费。那是集团赋予你的权利。

私自卡员工差旅费那算什么本事?我下边也有20名员工,难道我能力胜任不了的话,我就卡他们差旅费?我做不到。

就这点出息,就凭于总卡员工差旅费这一点,我一定要搞掉他。结果就出现了我和于总被集团董事长双双开除走人的消息。我是相当满意的,他比我大一级。结果他也被我搞掉,虽然我是一个炮灰。

现在我和集团的张总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在行业之内有所沟通,我后来又推荐了业内的大佬给张总做我们全国销售总监。当然我也不能在这个企业混下去了,毕竟有那么一出事儿。

全国销售副总和全国区域总监,被董事会双双开除走人,这是我职业生涯历程当中发生的最为严重的炮灰事件。但是我并不后悔,毕竟他比我职位大一级,我还能把它搞掉。

还是那句话:在任何一个公司里面干着公司副总的位置,不要拿员工差旅费这件事说事,能力胜任你留下能力,不胜任你可以想办法让其走,卡员工差旅费算啥本事?

这个事情讲起来很丢人的,那是在2020年7月份发生的。我一个朋友拉我去做了个乐存的项目,就是币圈投资。他每天给我看他的收入。我刚开始是一直不相应有这种好事情的。可他天天不是请我吃饭就是送点小礼品让我听课。渐渐的我就被洗脑了。心里痒痒了于是投资了5000元。结果看看每天的收入太诱人了。又追加了 35000元。又过来半个月他们去航州开会去了。在会议现场这个公司高管的讲话视频发给了我。他说他们的币在泰国可以刷pos机消费的。我就动心了。满着家人又投了40000元,结果钱进去平台就关了。刚开始说是升级平台呢,后来又说是转换别的平台。反正各种的故事编。到今天两年多过去了。没了消息啦。就这样我就变成了炮灰了。

我从事销售行业已经10年,基本职场的风风雨雨都见过,我从一个最底层的市场推广做到现在的销售部总经理,虽然说不是轰轰烈烈,但是在10年里的经历可以说是写成一本书了,从年薪5位数到现在的7位数,我最深的感悟就是,无论做什么是都好,努力+勤快+不厌其烦的重复的做一件事,虽然在整个过程里遇到不少困难,遇到不少人给穿小鞋,也从来都是笑笑了之。

根据自己从第一次做贸易起,挑战与风险无时无刻不在。不过,幸好挺过来了。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漂泊。自己所经历过的事情,总是感觉欠缺点什么?由此,有点壮士断腕的情怀。这不,说干就干,来次大的改头换面,从贸易跳槽到工程承包。

说起这次跳槽,也经历了多少劝阻和干扰,特别是亲戚和朋友特别的不看好与反对。

不过,自己选择的事情,哪怕是万水千山,也只能硬着头皮去闯!这是脾性所然,怪不得别人。

可能,命运有此一劫。当初的豪气干云,在现实面前,娄经磨难,在赔得一干二净后毅然决然的继续着。在人脉行情逐渐有了基础后方干出点成绩,这也算是给亲人朋友一个交代,说明自己的选择并不是异想天开而盲目的投机取巧。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摸索、探讨、挣扎、进功及不甘。或许正因为这种倔强,才铸就了自己无畏无惧的禀性和乖张,以至于要经历挫折后而后生!

有时候,自己也感到疑惑:山旮旯里出来的人,未必就天生赋予这种不屈不挠的天性?也许是穷困让人觉悟,也许是不甘才有闯进。不管怎样,自己的从前,那些无奈和思考,才是改变命运真正的动力。有人说初心如磐,的确如此。事在人为,怕就怕自己不去作为。

各行各业,尽显技能。只要自己努力,无论干什么工作,以认真刻苦去争取,以汗水和勤劳去实现,自己终会到达彼岸。

虽说读书不多(小学毕业就辍学归田),事后通过不断努力进取,基本上实现了扫盲脱贫,成绩虽说一般,按照时代进步的节奏,自己的成绩还算及格吧。

其实,人成长的过程,只有经历,才会懂得珍惜和拥有。

。最后谢谢你提主!

身在职场,经历过最严重的炮灰事件是什么?

2001年,一项通信网络整改任务,按照项目经理发的图纸接线施工到凌晨两点,设备割接后无法运行,我仔仔细细把所有接线和接口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问题,要后台项目经理检查后台数据一致性,那货查了一个小时没有回馈,眼看就要天亮了,马上就要通信事故了。我只好通过电话拨号到后台进行了检查,居然是图纸画错了,我二十分钟之内排除了故障恢复了系统,此时已经是五点半了,还好没有出事,本来以为可以踏踏实实睡个觉了,结果上午九点多被电话交到办公室,被老板猛烈批评如何如何不负责任,如何如何敷衍塞责,如何如何水平低下,一头雾水中恍然大悟,有人怕承担责任已经提前打了小报告了。妈的,帮人解决问题被倒打一耙,这个冤枉。后来虽然说清楚了,但是心里一直不服,以后跳槽去了甲方,那个二货到现在都不敢来找我,因为我早就放出话来:不要落在我手里,我不会放过你,我一定批得你心服口服。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qxny.com.cn/1313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