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秋小年夜首页
  2. 综合资讯

你在农村听别人说过或自己走夜路有遇到过的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1、你在农村听别人说过或自己走夜路有遇到过的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你在农村听别人说过或自己走夜路有遇到过的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这还真听说过,邻居二叔是个酒鬼,嗜酒如命,逢酒必喝,喝了必醉。他又是个憨大胆,喝了酒无论多晚都是只身往家赶,听他说,自从那次走夜路后,再也不敢晚喝酒了,那天晚上喝完酒大约晚上十一点多了,朋友提岀要送他,他还喝斥朋友看不起他,就骑上他的二八自行车,晃晃荡荡的回来了,通往村里的路有两条,一条大道要绕很远,还有条小道要近很多,就是有一片乱坟地,晚上有点瘆得慌,他仗着年轻气盛也没放在心上。据他说,那天他根本没怎么醉,喝的是平时酒量的八成,正值初秋,夜里有稍许凉意,对于喝酒躁热的二叔正合心意,月色皎洁,路两旁的庄稼都已收完,回家的路更是清晰可见。就这样的光明大道,二叔竟走了一夜也没走回,据他说,什么都清清楚楚的,就是走不岀去,后来把自行车扔一边,步行走,后来跑,愣是又回到原处。后来竟然都累困了,醒来时发现自已斜靠在坟头一旁的树上,自行车扔在一边,这几个坟头一圏圈的都是他的脚印,瞬间完全清醒了,仓皇的跑家去了,过后好长时间他才敢提这事,晚上再也不敢喝酒了

还别说,我真听过一个我们村养牛的老人家说过他走夜路遇到的一件特别古怪的事情。

早在十几年前,那会儿我们大别山区农村很多人家都会养牛,那些养牛的人家在夏天的时候每天都会在早晨和傍晚把牛赶到山上吃草,和我说这个故事的老人家也不例外,听老人家说那天他午睡睡过了头,到了下午四点才醒过来,于是赶忙把牛栏的门打开,把里面的四条牛赶出来就沿着熟悉的道路进山了。

因为进山迟了的缘故,为了能够让牛多吃点草,所以老人家就没有像往常那样急着往家赶,等到天快完全黑了才把牛往家赶,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就遇到一件怪事,牛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走,走到一个平地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前面的牛不见了,而且他怎么往前走也走不动,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固定在了路上,当时他急得直冒汗,心想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他听老人说,遇到鬼打墙,不能破口大骂,对着前面吐口水就好了,当时在山里就他一个人,叫人估计也没人能听见,只能照做,没成想一会儿功夫他的脚就能动了,他赶紧撒腿就向牛的方向跑,好在牛没有走远,就在前面转弯的地方,他看到牛心里顿时不害怕了,赶紧把牛赶回家,到了家里他就直接瘫坐在地上,过了好久他才缓过神。从那以后,老人家再也不敢赶牛走夜路了,每次放牛,总会赶在天没黑之前就到家。

当然了,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听老人这样说,不过看他当时说话的表情应该不会是假的,在这里我也只想这个世界还是有一些未解之谜的,大家觉得呢?

九零年在黑龙江桦南县二道沟,中午和堂哥一起朋友家喝酒。那是刚进八月,庄稼收完不久。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堂哥喝醉了不能走了,要我们(我和老婆,20多岁)也不要回去了,说第二天再走。我喝点酒,没醉,又年轻,又是俩人,感觉没事就回来了。出了屯子就黑了,没走多远就看面前好几条路,我老婆就说走哪条路呢(我们不是东北人刚去没几天看亲戚路不太熟),我说走最宽的路,于是我们顺着最宽的路走了。明明看着路又宽又亮,可是感觉脚下有东西磕磕绊绊,我认为是我喝酒喝的(我老婆没喝酒),也没在意,可是感觉走的时间太长了,感觉早该到家了,可是还是不见村庄没有灯亮,正想着,突然下意识的把我老婆往后一拉,说一声别动,可能出问题了,等时感觉我老婆吓的手有点抖,我往脚下一看,哪还有什么路,漆黑一片像个山崖,我就认我老婆别往脚下看,往远处看看哪个山高,我记得来的时候走最高的山下过的。然后我们不看脚下路,对着高山走去,感觉没走几步,就觉得脚下不一样了,我一有车辙,和刚才明晃晃的路不一样,我说好了没事了,马上就到家了,感觉我老婆还在抖。翻过一岗真的看到村子里的灯了,开心的不得了。第二天我俩又专门到那周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一个大水塘,周围的草踩的平平整整。只到现在我俩都不明白为啥,我喝酒了,老婆没喝酒,她怎么就没看出来不是路呢

听家里的长辈讲的,我们家里有一位先人,为人性情豪爽,品行端正,练过武术,胆识过人。有一年秋天,他赶大车(骡子拉的)去文登营送货,遇到故交,一起喝酒误了时间,往回走时已是深夜。当时还没有修筑新309国道,走的是文登营经高村再到黄山的土路,是夜月亮正圆,百步见人,秋风习习,吹得草木沙沙作响,因为是固定的买卖,这条路是熟路,骡子也记道儿,我家先人靠在车架子上小睡,走到山间林密沟深之处,但见西侧坡上枯坟遍地,有鬼火在半空中飘悠,女人哭声幽幽传出,一阵寒意将我家先人惊醒,但先人并未在意,只是骡子仿佛受到惊吓,原地打住,不肯向前,我家先人甩了一下手中长鞭,那鞭子把是细竹编成,已磨得逞亮,鞘是上好牛皮编的,一声炸响,仿佛放了个电光炮,眨眼之间那些鬼火便突然小了许多,哭声也消失了。先人复连甩两鞭,然后一声低喝:驾……,那青花大骡子便又迈步走开了,及至到了温泉,天就渐渐亮了,有起早的人见我家先人从此路走来,大骇,皆以为神人。

还真听别人说过这类的事情,不管真假,说上几个给大家开开心,权当娱乐一下吧。那还是在我小的时候,我们村有个“四爬”的残疾人(腰部以下因残疾不能站立,两只手臂正常,行走时靠手中的两个木块,外加变形的双腿前送来完成行走的过程,说白了就是爬着走,走路速度很慢)。有年冬天,大约是晚上八点多钟,到旁村办事的四爬通过半下午的艰难行走,终于回到了自己村。他一看快到家了,索性就在路边歇歇脚。正在这时,从后边走来一个推自行车的姑娘,(事后得知她车胎扎了,不能骑了。)因为天黑,再加心情不好,所以没有看见路边歇脚的四爬,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了。四爬这小子也坏,心想吓唬吓唬她吧。于是赶紧起身跟在姑娘后面往前挪,并不时地发出轻咳声。姑娘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因为四爬是爬在地上走,太矮,所以没看见,又继续往前走。“四爬”以旧继续着他的怪动作,而姑娘只听到声,却看不到人,随之心里开始发毛,便加快了脚步。而四爬也使出吃奶的劲紧随其后,就在快进庄的时候,姑娘又回头瞅了一眼,这一瞅可不得了,她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紧紧的追自己。吓得姑娘大喊一声;“有鬼啊”,扔下自行车,边跑边喊叫着就进了村。女人受惊吓时发出的凄厉惨叫声瞬间划破了夜空。劳累了一天的村民听到后头发都立起来了,纷纷出门一探究竟。结果发现是一场闹剧。后来还听说姑娘回家大病了一场。

三十多年前,我到乡下参加一个男同学的婚礼。闹完洞房,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天上雷声隆隆,眼看就要下雨。我谢绝同学的挽留,决定跑步回家——那时候我们家条件不好,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

从他家到镇上,走公路有四公里,抄近道有三公里。

为了不挨雨淋,我决定抄近道 ,走小路。

走小路,必经“天齐庙”。

“天齐庙”没有庙,是一个高高隆起的几十亩大面积的土堆。

我们当地称之为“墩”。

据老年人讲“天齐庙”建于宋朝。包括大雄宝殿在内,大小房屋几百间,高低错落,气势恢宏。

但是在明朝末期的一天夜里,“天齐庙”突然倒塌,变成一堆废墟。

传说是庙里的一班和尚起了色心,在大雄宝殿设置机关掳掠前往烧香的良家女子,关在地室以供Y乐。

所以菩萨发怒,灭了他们。

传说每到阴天下雨的夜里,就能听到女人的啜泣和敲打木鱼的声音。

那年我二十出头,血气方刚,加上不信鬼神之说,便一路小跑,往“天齐庙”而来。当时是六月份,小路两边的玉米已经有一人多高。

快接近“天齐庙”的时候 ,豆子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噼里啪啦打在玉米叶上。

几分钟的时间,我的衣服已经湿透。索性放慢脚步。

天上雷声不断,闪电不时划破夜空,照亮小路两边的玉米地。

突然想起关于“天齐庙”闹鬼的传说,我的心率加快起来。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大声唱着《万里长城永不倒》。

突然,我好像听到身后有一个脚步声和吭哧吭哧的喘气声。

这个声音好似和人走路不同 ,也不像人的喘息。

我走得急它就跟得急,我走得慢他就跟得慢。

绕是我平时胆大包天 ,此时也感觉后背发寒,汗毛竖起,血液好似凝固。

我不敢回头,甩开脚步往前跑。

没想到后面的声音也追了上来,而且越来越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停下脚步,专身看去, 借着闪电的光亮,发面前几步远立着一只体型健硕的黑羊,脖子上还挂着一根绳索。

黑羊见我猛然回头 ,也是吓了一跳,掉头就跑。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望着我发出咩咩的叫声。

我拍拍自己的胸口,暗道一声惭愧。

夜晚走失的山羊,都有跟人的习惯 ,这只山羊也不例外。

于是我一边咩咩地呼唤,一边慢慢向山羊接近。

山羊也发出咩咩的声音回应我。

到了近前,我一把抓住它脖子下面有绳索。

此时雨过天晴,天上露出星光,四周蛙声一片。我牵着山羊慢慢往家里走去。

几天后,一个乡下的大爷带着几个证人找上门来。原来这就是他家走失的山羊。

为了表示感谢,大爷还给我买了好几斤桃酥。

这个事我还真的经历过,那应该有二十来年了吧,当时我才20岁,初中一毕业,就到我们村里教学,同时也上着县城里的师范学院进修,每个礼拜六,日上课,其实那个时侯农村经常停电有时,村里也没有马路,都是些小路,冬天一到八九点钟,基本属于一片漆黑了,那时侯年轻,血气方刚,什么也不怕,到了晚上,有时侯看人们打麻将,有时侯看打扑克,经常玩到十一,二点,记得有一次晚上,去朋友家玩,也晚了可能有十二点吧,一出他家大门,伸手不见五指的,走了约有十几步,快到街道了,感觉面前过来一人,看不见,影影招招的,我大喊谁,也不回答,我那时也不抽烟,吓死我了,感觉头发都根根竖了起来,慌不择路跑回家,其实那离我们家撑不过800米,当时感觉自已就像傻了一样,过了一段时间,赶上了假期,我就随建筑队打工了,补贴家用,谁知刚干了五六天,就病了,还是特古怪的病就是现在的面瘫,当时叫格林巴例,当时花了三四万元,小命差点没了,在河北省二院看得,我的人生轨迹由此改变了。

读小学4年级以上要上夜学,晚上7点至9点,下课回家都结伴而回。上世纪90年代冬季某一天放夜学,下课铃一响,个个一个箭步冲出教室。

我那晚太尿急了忍不住,下课了去了洗手间之后大家走得七七八八了。我跑出校门口小伙伴们没等我,隐约听到她们声音,有四五百米远了。我拼命往家跑,小伙伴也跑,始终隔了四五百米远,我拼命喊,她们没听见似的,耳边吹过呼呼的北风,又冷又黑又怕,农村人冬天睡得早,村子一片漆黑,手电筒电量不足,很暗。经过最后一村庄了再过一鱼塘就到我村,小伙伴们也各奔回自己村了,人越来越少了,刚到鱼塘边我听到小伙伴们已经进村口了,我突然见到鱼塘边站满了各色各样的人,穿着古古怪怪,我走不过去,拼命往前不行,那些人拦着我,叫我走水面,指引我走到鱼塘水里,这时突然听到妈妈喊声,也见到由远而近的灯光,原来妈妈见村里小伙伴们吱吱喳喳地回来了但不见我,平时大家一起今晚没见到我,很担心,妈妈出来找我了。妈妈找到我时,我已踩到水里了,裤子湿了也没感觉,见到妈妈后我一下子清醒了,回家后病了三天三夜才好。后来下夜学,再也不敢掉队了,再尿急也要忍住。初中后住校,再也不怕放夜学了。

我的两个发小,因黑天走夜路受惊吓,其中一个因惊吓患了神经病至今都没好。

先说第一个吧,冬天的天黑的早风还大,农村的夜晚是没有路灯的,如果没有月亮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我的发小晚上去奶奶家睡觉,那天走的晚点。小庄不大,没有几条街,那年她十三岁,不像现在孩子出去大人跟着,并且天天走这条道,谁都没想过会出事,并害了她一辈子。

她去奶奶家睡觉的,必须走一个胡同到头一拐弯就到奶奶家了,那天有月亮,但胡同里是黑的。快到胡同口的时候,她发现有个"怪物"张牙舞爪的乱动,当时就吓一跳,自已靠在墙角不敢动,躲了一会闭上眼睛。等再睁眼仔细一看,更害怕了,"怪物"有很多条很长带子随风飘荡,看不头脚,都是长带子乱漂,当时就吓昏死过来了。

她奶奶等她睡觉插门,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那时没有电话她奶奶一个人,她没有爷爷)她奶奶也不放心孙女咋还不来呢,就出来去儿子家接孙女去了。

也走这条胡同,她奶奶在胡同口就看见一堆黑东西在地上。因胡同口月光亮啊,老太太走近一看是自已的孙女,已经不醒人事了。老太太大声呼叫孙女的名子,哭喊声把邻居都惊动出来了,七手八脚把孩子抬回家,孩子的父母叫来了赤脚医生。

赤脚医生来了先在人中穴扎了针灸,扎着唸着,就听啊的一声醒了。但她两眼发直了一会就哇哇的大哭,并嘴里说着妖怪妖怪。赤脚医生说没事,可能受惊吓了,睡一觉就好了,医生给打了镇静剂,苐二天上午醒了。

奶奶给做的饭吃完了,当时脑子很清醒,和奶奶说:昨天晚上我在胡同口看见妖怪了,很多带子要抓我,把我吓死了。奶奶说:哪来的妖怪啊,咱这村干净着呢,啥也没有,别害怕,是你看花眼了。可她说不是我看花眼了,是千真万确的事,我没瞎说奶奶。

奶奶虽然劝说孙女,但心里也范滴故,到底咋回事呢?就找儿子商量咋整呀这事。儿子找了几个村里胆大的人,转天晚上大伙就扒在女儿昏迷的地方等着天黑。巧了今天的风更大,天也正是黑了,月亮也高高升起来了。这时眼前的一暮"妖怪"出现了,群魔乱舞,哗哗乱响,真的够吓人的。人多谁也没动,仔细观察,这妖怪气势汹汹,但是怎么原地不动呢?

大伙观察了半天,响声依旧,舞动依旧,什么变化没有。几人起来慢慢向前移动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垛棒子桔杆上面戳了一堆高粱枯子杆。棒子桔杆横码垛着,再把高粱桔杆竖在上面用草绳顺着墙头围起来。

姑娘出事的那天白天生产队纲分完高粱桔杆,这户人家就直接放在早垛好的棒桔扞的上面,晚上就发生了把姑娘吓个半死的事。

虽然事以弄清楚了,也和姑娘说明白了,但是这个姑娘还是吓的留下了病根,不久就辍学了。后来夜里长起乍,白天两眼老发直,也到大医院看过,最后就说是惊吓打击造成的,说慢慢能回复。到现也不太正常精神有问题,最后嫁给地主的儿子了。

第二个发小是发生在正月十五的晚上,我们这也叫过小年。这天晚上孩子大人都可以玩一夜,或者很晚回家都可以的。这天村上还有路灯呢,我们村从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十五都有路灯亮着,明天就是漆黑一片了。

发小玩的很晚才回家,虽然有路灯自已也有点害怕,就加紧快走,这一快走坏了,好像后面有人紧跟着她。她走的快追的快,走的慢追的慢,她本来就是个很有注意的人胆子也比我们都大。

她突然停住了脚步,追的人也不追了,她又猛的回头看,什么也没看见。她又突然跑,追的人也紧跟着跑,猛的回头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下可把她吓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哭带嚎跑回家,脸也吓白了,上气不接下气哭的哇哇的。家人哄了半天才把她哄好,问是咋回事啊?她抽抽搭搭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一家人七嘴八舌的分析半天也没弄明白。

转天白天她妈妈就找我们村有个叫老先生的人去说这事,这个老先生是下放我们村的城里人。这人啥事都懂,自从到我们村,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去找老先生,老先生都能帮你出注意,老先生人缘也特好。

老先生叫她妈妈说了经过,老先生就说走我和你去你家看看。老先生到她家就直接问姑娘,你昨天穿的什么衣服现在穿上。姑娘说:年节过完了,新衣服放起来了。先生说:拿出来穿上,姑娘照办了。老先生说:谁也别出声音,你在院子里走,越块越好。姑娘开始走,先生叫到快走快走…跑跑……。昨天晚上的一幕重演了,老先生告诉在场的人说:是她身上穿的那个条绒裤子的摩擦的声音造成的,是一场虚惊。

以上这两个事都是真人真事。

五六十年代,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表叔在县城的工厂下了中班,大雪已有半尺多厚,朋友们劝他在厂里将就一宿,反正自行车又不能骑,回家还要踏雪步行。表叔想第二天还要清扫屋顶上的积雪,坚持回家。出了县城,还要走5华里土路才是表叔的村子,大雪片纷纷扬扬,一片雪白,人刚已走过,脚印已经看不出来。白雪映照,远村近路白茫茫一片。大路上有树木,电杆还能分清那是路那是沟。上了坡,再走2里田间小道就到家了。这时候的表叔,已经分不清那是路,那是麦田。大雪把道路田梗都填得没了棱角,看上去平展展一样。表叔仗着道路熟悉,深一脚浅一脚走着。突然前边传来“救命、救命...”的喊声。表叔前后左右望去,一个人也没有。表叔虽然胆大,头发根子也支棱起来了。喊声持续不断,表叔仔细判断,喊声是从地下传出来的,莫不真是鬼从坟里喊叫。表叔下意识的看了看不远的坟头,早被大雪掩埋的不见踪影。再细听,喊声还在前边,仔细搜索,喊声越来越近。表叔突然想起,附近有个大口井,走到井边,才发现有人掉到井里头了,一问是本村的二栓。因为大雪封囗,分不清道路,掉到井里去了。当时人工挖得大口井,直径一米多,一丈多深。因为是冬季,井里只有二尺多深的水,也真因为这点水,二栓受伤才不重。表叔安慰好二栓,赶紧回村叫人,拿上绳子,拉上板车,把二栓救了回去。又找东西把井口盖好,才回去睡觉,天已经快亮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qxny.com.cn/1107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