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秋小年夜首页
  2. 综合资讯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1、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不方便上铺就不要上车,每个人出行的时候都在努力的安排行程,包括坐啥车,坐火车的话卧铺还是硬座,卧铺的话。大多数人都要买下铺,上铺多不方便呀。就是大小伙子也是,有谁愿意把轻易抢到的下铺换给你,所以,你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吧,怀孕是你的事,与别人有多大关系,

过年回重庆坐的火车,我们买的两个软卧下铺,从榆林上来一位女士带着一个小孩,她买的上铺,本来我准备给让下铺,女士一副豪横的样子,直接叫我起开,我直接把她臭骂一顿。

这趟车是从呼市到昆明的,上面的旅客到重庆和贵州方向下车最多,晚上八点半我们才上车,从榆林上来一位女士,她到六盘水,带着一个女孩,估计五六岁。她上来看见我们在床上躺着,宝宝和先生睡的,女士拉着脸对我说:起开起开,我要睡觉。

我在玩手机,不知道她对谁说话,女士继续说:叫你起来,没听见吗?我们要睡觉了。

我说:你叫谁起开?

女士:叫你呀,咋这么不自觉?需要我请你吗?

我一下吼出来:谁不自觉,你对谁说话?这是我花钱买的下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理直气壮的和我说话?还带着孩子,有没有一点礼貌。

女士说:我带着孩子,你不能自觉的让让?尊老爱幼你不懂?

我说:不好意思,不要给我道德绑架,爱幼?孩子有监护人,监护人没残,如果监护人残了,我不让是我的错,要我让可以,把我的下铺票给补了,谁又不欠谁的,你带着孩子了不起?我还带着孩子呢!没有下铺上什么车?自己又是不知道带着孩子睡上铺不方便,为了省几十块钱,对谁都理所当然是吧!

女士说:不就让个铺位吗?又不是要命,换一下又咋啦?你一个人,到哪都是睡!

我说:都是成年人,注意你的态度和说话方式,本来准备给你让,但是你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我决定不让了。在哪都是睡,你和人家换啥?不要以为带着孩子了不起,带孩子的多了去,带孩子的都像你这样无赖无礼?要我教你吗?

女士说不过我,又去找列车长,列车长更不会出面,又去找列车员,列车员来看了看说:票是人家花钱买的,你们之间协调,人家让是人情,不让是本分,不能强迫人家。

女士又跑隔壁房间去,和别人换下铺,还是一份别人都欠她的样子,一位大哥说:凭啥换给你?你把我的车票给我报销了,我把我的下铺送给你。

另一位大哥在睡觉,大哥毛了:特么有病,换什么换,换个球,买不起下铺票不要上车,特么烦死了。

一位大姐说:听了你和旁边的妹子吵架,我和那位妹子一样,本来准备让给你,但是听了你的话,我不想让给你了,你说话的行为方式太欠缺了,很多时候人们需要的是一个态度或者一个笑脸,你凶神恶煞,拉着脸,一点不友善,感觉你就是上来打架找事的。

一位大爷说:你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能给你换吗?你自己将就一晚上吧!把孩子抱上去就是了,并不费事,别让孩子跟着你受罪,这样对孩子不好。

整个车厢都不给她换,她一个人坐在外面,使劲骂大家,又开始骂她家男人,最后把孩子给打哭了。看见她弄孩子我真坐不住了,大晚上的吵得大家无法睡觉,我说:能不能有个当母亲的样子?打孩子给谁看呢?拿孩子撒气你就这点本事?

女士又开始骂我,我本来就是大嗓门,一声吼出来:再骂一个试试?信不信我弄你,给你脸不要脸,你再这样嚷嚷,别怪我不客气,赶紧睡觉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这下她认怂了,静悄悄的带着孩子去睡觉了,一看就是典型的泼妇,欺软怕硬。你带着孩子是不容易,大家都知道,但是不是给大家带孩子,孩子是你自己的。凭什么对大家恶脸相向?谁都不欠你的,要是态度好一点,不就换个铺位嘛,态度这么恶劣,别人该同情你都变成厌恶,感觉你活该,不值得同情。

对付这样的人真不值得同情,遇到狠角色狠狠的收拾她一次,服服贴贴的。其实在火车上,别人给让下铺,应该感激,不让那是人家的自愿,毕竟是人家花钱买的票,人家有特权,不要怪别人。大家都是匆匆过客,过了谁都不认识谁,有求于别人,态度要好,这真是教养问题。

可以和下铺的乘客商量一下,花钱换。

别跟我说人家不肯,那是出的价格不到位。

一个请求、一声谢谢把人家的下铺换走,合适么?

完全可以买第二天的下铺,不行就第三天第四天。不要把照顾孕妇的责任推给陌生人。

我曾经有一次坐火车,车厢里来了几位男士,就我一个女士,他们想跟我换车厢,这种情况下我肯定是愿意的。因为我买的是下辅,要换到其他车厢的中铺,他们坚持要把差价补给我,还把他们带的吃的硬给我一些,倒不是我贪图这些,只是他们的做法让人很舒服。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应该,一味地道德绑架也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一套,想得到就应该付出。这位孕妇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一个很不现实的提问!有谁家舍得让一个孕妇带一个小孩自己出门?如果她没买到下铺,她和她家人让她出远门,本身就有道德绑架别人(不道德)的想法。春节出门谁都不容易,火车本身就是对号入座的交通工具,没有让座的义务。所以这个事情是很正常的,没有为什么!

我年后初七回四川工作,花了好几天才抢到一张火车下铺的票,可上车就发现自己的位置被一个30多岁的孕妇给占了。本来见她是孕妇,我并没有过多计较,主动跟她换到了上铺。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一气之下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下铺,并怒怼她,“我不换了”!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怀孕生过两次孩子的我,深知孕期出门,特别是乘坐火车的不便之处。以前我也有一次着急出行,确实买到上铺的票,当时真挺难的。好在在同一车厢遇到了好心人,愿意把下铺换给我。

我对人家千恩万谢,给人家补了差价,而且一直心怀感激。毕竟大家都是花钱买票,人家没有义务一定得把下铺换给我的。

而我也总认为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帮助和感激的,不论如何更应该把这种善良传递下去。直到这次经历了这件事情后,我才意识到,真的不是每个人都值得被友善对待的。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今年年后我要回四川上班,买了初七上午的火车票,花了几天时间,好不容易才抢到了下铺位。可当我提着大包小包的物件上车后,却发现自己的位置被别人给占了。

我有些恼怒,正想质问是谁,转头见到一个30多岁,看起来怀孕得四五个月的女人自己提着一袋行李,让我给她借过。我还特地放下手中的东西,帮她拿进车厢,可没到一转眼,就看到她坐到了我下铺的位置上。

她见我愣在原地,可能就想到这位子应该是我的,她跟我说,“大姐,这位置是你的吗?我的座位是你上铺,但你也看到了,我行动不方便,你就把这位置让给我得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一点感激的模样,好像并不是在跟我商量,而是觉得我理应把位置让给她。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并不是很开心,但看她的情况,我想起之前自己也遇到过同样的事情,我也以为她和那个时候的我一样,都是不得已自己一个人出门。都是怀过孕的女人,我可以体谅她的艰难,所以即便不喜欢她的态度,我也没和她计较太多,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她,选择了上铺。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震碎了我的三观!我也是第一次这么气恼,直接果断的把自己下铺的位置夺了回来。

我在上铺翻来覆去睡不着,手机信号也不是很好,我索性就只能无聊的躺着。然后躺着躺着,我突然听到下铺那个孕妇说了一声,“老公,你把包里的水杯,拿给我一下”。

出于好奇,我侧过头往下瞄了一眼,竟然发现下铺对面位置上的男人,是女人的老公。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座位既然已经和她换了,我也没什么其它意思和想法,就是多嘴问了她一句,“那是你老公呀?怎么你不直接跟他换下铺的位置就好,这样也更方便”。

没想到我就简单这样一句话,怀孕的女人竟恼了,冲我说,“我挺着大肚子,肯定是让我老公睡我对面,这样才能照顾我,这有什么问题吗?既然你都答应跟我换了位置,咋还那么多事”?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她这话彻底把我激怒了,我也就是随口一问,怎么就成我挑事了?合着我好心好意跟她换了位置,倒成了我的不是!

我当时也是气急了,就回她说,“行,你爱怎么说是你的事,我不和你这种人争吵。但既然这样,你总该把上下铺位置的差价补还给我”。

听了我的话,她老公跟她一样,还理直气壮对我说,“位置是你主动让出来的,凭什么补差价款?再说了,左不过就差那几块钱”。

我也不再跟他们夫妻俩啰嗦,难怪能成两口子,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秉性!我直接拿了随身携带的东西和被子从上铺下来,然后直奔下铺她老公的位子,把男人的东西扔到上铺,强行占回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下铺位置。

在气头上的我,整个过程没有一丁点拖泥带水,可以说是一气呵成,把他们弄愣了。女人怀有身孕,我奈何不了她,可对她老公我总不用那么客气了。我最后直接一句话告诉他们,“位子我不换了”!

我们发出的动静引来了列车员,他们夫妻俩面面相觑,虽然还是心有不甘,眼神中带着怒气,但自知理亏,不敢再那么放肆了。可能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一开始我那么好说话和随性的人,会是那么不好招惹。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最后,我想说的是: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该一味的做好人。好心、善良都得有自己的底线,生而为人,谁都没有那个义务去惯着谁。

如果总把别人对自己的好,当成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那么,就是再好的好人,也会有愤怒的时候。


对此,大家怎么看?觉得我最后强势夺回属于自己的下铺,这样做对吗?留言评论互动哦!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联系立删!)

这个问题,我想我最有理由回答,因为我亲身经历过类似事件。

2019年元旦前,我家因家事从武汉到哈密走了一趟。这趟火车是从武昌开住乌鲁木齐Z292专列,整个行程约33多小时。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因随行两位老人,四张火车票在12306网官上只抢到了三张硬卧下铺票,我本人因腰部有疾,不方便爬上爬下,家人特别为此去了火车站窗口,排了近二小时的队,买到了一张硬卧下铺票。

只是在窗口买的票,我与家人分成了两个车厢,我在8号厢,家人其他三人在10号厢内相邻的三个下铺。

此次出行,一部分是为了办事,一部分也借机去新疆地区逛下,虽然是下午五点多才上的车,我很兴奋。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六点多,家人安顿好后,还从10号车厢来看我。

当时老爸说跟我换一下,我拒绝了。一来,大家都是下铺,都很方便;二来,因为是长途火车带了不少吃食,放在10号厢的行李中,老爸年迈,如果老爸跟我换,食物他吃起就不方便了。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最主要是我的对铺是一位30多岁的年轻妈妈,带着约四、五岁的儿子,我与她同为女性,住她对铺,她更方便和自在些。

在车上随意吃了点晩饭,陪对铺的孩童玩了下他带上火车的乐高,小孩就睡着了。

我当时完全沒想到,我第一次长途火车的欢乐时光会在今晩被人打断了一下。

约晚上八点半左右,火车开到了驻马店,上来了几波人,一阵骚动后,车厢慢慢归于平静。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我正要整理随身洗漱包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我妈沒买到下铺,跟你换下吧”。

我抬头,一位约40的中年女性站在我座位旁的走道上,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还有另一位看起来苍老些,60多的女性。

我有点无措,停下了整理东西的双手,直白的说:“不好意思,我也只能睡下铺,不换啊。”

沒想到我这话一说完,中年女性激动起来,走了两步,拉过她妈妈激动的说:“你看,我妈这大年龄了,你不换下好意思吗?”

我皱了皱眉。

说真的,她刚说话时,我沒印象,她再次开口时,我脑海中有了一点记忆。

我的下铺靠近8车厢门,所有上车的旅客大部分要从我旁边的过道走过。

对她们有印象的原因是这一大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约八九人,上车时行李和人数太多,曾经堵在厢道上数分钟,而这位中年女性当时键步如飞,拖儿抱女,一大家座位都车厢中尾部。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想起回忆的画面,我更加淡然,声音低了低:“我这张下铺票是去火车站窗口买的,原因就是我只能睡下铺。所以不能跟你换,你可以问下别人,看谁方便。”

中年女性大约沒想到我再次拒绝了她,呆了一下,瞪眼看着我。

我瞄了她一眼,看她不走,来不及洗漱,直接把被子一展,和衣睡下。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老妇人看我趟下就飞快走了,而这位中年女性站了好几分钟后,看我不理她,跟我隔壁铺的乘客不停说我不换座等等。

我躺着,不想说话,我想说我的腰伤又放弃了,一来随身沒带病例,二来,我已多次解释自己只能睡下铺了。

十几分钟后,这位中年大姐才走开。我才起来漱洗。

晚十点,车灯暗了下去,我们车厢又闹了起来。

原因不知,我只听到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车厢中尾部传来,还有小孩叫闹。

车厢的乘务员从休息间走出来,站在车厢头,那位中年女性又冒了出来,一边问乘务员有没有多的下铺,一边瞪我。

孕妇带个小孩没买到下铺,整个车厢没一个帮换下铺的。为什么?

乘务员翻了翻记录,回答她说:“有软卧下铺,在11号车厢,要补差价,如果要,要快定。”

这位中年女性吱吱唔唔半天没接话。

我也不想再理这事,再次睡下。

到第二天才听我对铺的年青妈妈告诉我,最终这家睡的临客空出空铺。

这位中年大姐此后一天多行程,每次从我身边过必要冷眼看我。

我心里呵呵。

第一,所有用过网上购票系统的人都应知道,65岁以上乘客、带小孩乘客,系统会优先分派下铺票。

如系统这次无票,提前多日多次刷,也能刷到下铺票。

第二,也能在火车站窗口或火车票代卖窗口买到下铺票。

第三,还能在车厢乘务那寻问空出的下铺票。

以上三个途径都无票时再求助同车厢人更妥当。

老人、孕妇我们应该关爱,但别人拒绝换铺也有她或他的自身需要,能换铺是乘客给你的情份,不换也自有道理,不能将这事定义强制执行,孕妇、老人群体也不能只顾自己的需求一味让别人付出吧。

有埋怨别人冷漠的时间,尝试多渠道改签、改座更现实。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你可以拿出来五百块,问问车厢里所有的下铺有没有愿意赚这五百同意换铺的,我相信很多人会抢着换。下次你就这么干,就不会感觉车厢冷了。

1992年因身带绝密文件,单位给我买了软卧且是下铺。入车厢后,其余三人均已在厢内。上铺的两个看来是五十多岁的两口子,从我进厢开始就不停咒骂,什么现在只要有钱就能座软卧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享受干部的待遇了,林林总总,高高在上。本来我还想着他们年纪大了,只要他们提出,我肯定会和他们换铺位的。私自揣摩大概他们是想让我看在他们年纪大了的份上主动给他们换成下铺?但经受长达十几分钟的漫骂,谁还有心情为他们做好事。火车驶出北京站很长时间,这两人的骂语仍就不停,为了耳朵的“宁静”,我怼他们说“我,身为高级工程师、副处级干部,有无资格座软卧?”两个随闭嘴。

1996年,还是出差北京,返程时仍然买到了软卧下铺。开车前,列车长亲自找到我,问我能否为上铺的老人换下铺。当然可以了,而且非常愿意。随后跟列车长到了另外一个厢里上了上铺。开车后与在下铺的两住老人聊了起来,方知他们是到京参加长征胜利60周年纪念的老红军战士,心中的感动油然而生,也庆幸自己为这些硕果仅存的老战士做了尘埃般微小的事。

几十年过去了,我也成了老人。每每想起当年火车上遇见的那些红军老战士,不知他们还有几人存活于世?!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qxny.com.cn/1102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